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转帖]种族主义造就南非诺贝尔奖得主  

2010-11-05 18:5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华网传媒频道
作者:高秋福

    南非作家库切今年10月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一位定居津巴布韦的印度裔学者在与我越洋通话时出语惊人:南非遭受种族主义之苦最深,但领受种族主义之益也最大 - 种族主义给南非造就了六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一个国家有这么多人获得诺贝尔奖,这在非洲是头一份;一个国家因反对种族主义而有这么多人获得诺贝尔奖,这在世界上是头一份。

    种族主义是与殖民主义共生的一种社会历史现象。欧洲白人15世纪末侵入南非,17世纪建立殖民统治。他们倡导种族主义,即以肤色为标准,将人分成不同的等级:白人至上,是统治者;有色人种,特别是黑人,属劣等人种,是被统治者。1910年,南非联邦成立,占人口不到百分之五的少数白人掌权,对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土著黑人实行残暴统治。黑人本是土地的主人,但百分之八十七的土地却被白人攫取。1909年通过的南非第一部宪法规定,国家的立法、执法和司法权力均由白人控制,黑人没有选举权和参政权。这样,种族主义思想在南非逐渐演化为一种社会政治制度。1913年通过的《土著人土地法》,严禁黑人在"土著人保留地"之外占有或购买土地。1923年通过的《土著人(城市地区)法》规定,在白人聚居的城镇周围划定黑人居住区,白人与黑人严格分离。这个法律同后来的《人口登记法》、《集团住区法》和《班图权力法》,成为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支柱。1948年,南非国民党政府执政,提出"维护白种人的纯洁,保证白种人的特权"的口号,颁布数以百计的法令,在社会生活中全面推行种族隔离政策。从此,南非进入历史上最黑暗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时期。

    广大黑人群众对少数白人的种族主义制度进行了顽强的抗争。1912年,全国性的民族主义组织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成立,宣告以维护非洲人的民族利益、反对白人种族主义统治为己任。此后,反对种族隔离政策的群众运动在南非各地风起云涌。1959年,非国大中的一些"非洲主义者"另行组织泛非主义者大会(泛非大)。翌年的3月21日,泛非大在黑人聚居的城镇沙佩维尔发动反对种族歧视的和平示威。示威者遭到南非当局的血腥镇压,六十九人被打死,一百八十多人被打伤。沙佩维尔惨案引起南非全国黑人更大规模的反抗。南非当局遂宣布实行"紧急状态法",取缔非国大和泛非大。这两个组织被迫转入秘密活动,并开始进行武装斗争。正是在这场群众性的反对种族主义统治的斗争中,涌现出一大批英勇无畏的斗士,受到国际社会的赞扬。

    艾伯特·米昂比·卢图利是南非第一位著名的反对种族主义的斗士和领导人。他于1898年出生在纳塔尔省的一个祖鲁族家庭,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后接替叔父在家乡担任酋长。他笃信基督教,憎恨暴力行为,反对种族歧视。1945年,他参加非国大,六年后当选非国大纳塔尔地区主席。他利用自己在当地的影响,率领黑人群众示威,为取得民族平等权利表示"自愿入狱"。南非当局异常恼火,罢免其酋长职务。1952年,他当选为非国大全国主席,先后组织和领导了声势浩大的"蔑视不公正法运动"、抗议掠夺黑人土地的"迁移计划"行动、所有黑人都"留在家里"的罢工运动。为此,他多次被禁止自由活动,直至被指控犯有"叛国罪"遭软禁和关押。1959年,他不顾禁令,到全国各地旅行演说,被当局以"加剧种族间敌对感情"为由,禁止在五年内参加任何集会。1960年沙佩维尔惨案发生后,他当众烧毁当局颁发的"通行证",以示严正抗议。同年,他因长期不顾政治迫害而进行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的斗争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他是南非、也是整个非洲获得诺贝尔奖的第一人。

    南非第二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是德斯蒙德·图图大主教。图图1931年出生于德兰士瓦生的一个黑人家庭,从小就同父母过着清贫的生活。1954年,他在师范学校毕业后担任中学教师。三年后,他因不满歧视黑人儿童的教育制度愤然辞职,转入神学学习。1975年,他被任命为圣公会约翰内斯堡教区的教长,后又担任南非基督教联合会秘书长和开普敦教区大主教。这些都是有史以来黑人在南非担任的最高教职。他利用自己的宗教领袖身份,把教坛当讲坛,宣传种族平等思想,为争取黑人的政治、经济、教育平等权利而斗争。在非国大、泛非大等民族主义组织无法在国内公开活动后,他实际上成为南非广大黑人群众争取自由和民主的代言人。他通过组织信徒示威以及布道、讲演、撰文等多种形式,呼吁废除种族隔离制度,要求南非当局进行政治改革。同时,他在国际上奔走呼号,敦促各国对南非种族主义政权施加政治、外交压力,进行经济制裁。他主张南非种族隔离问题通过谈判解决,反对诉诸暴力。鉴于"在用和平方式同种族隔离制度进行斗争时表现出的勇气和英雄气概",他于1984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经过南非人民长期的斗争,种族隔离制度的根基终于动摇。而其最终被铲除,有两个人做出巨大贡献。其中,一个是威尔逊·曼德拉,另一个是弗雷德里克·德克勒克。

    曼德拉于1918年出生在特兰斯凯省一个黑人酋长家庭。他早年接受民族主义思想,决心为黑人的解放事业而献身。1944年,他参加非国大,踏上长达半个世纪的艰苦卓绝的斗争历程。1952年,他担任非国大全国副主席,组织、领导了"蔑视不公正法运动"。1955年,他参与起草《自由宪章》,呼吁不分肤色的各族人民同种族隔离制度作斗争。次年,他被指控犯有"叛国罪",受到近五年的审判。他在法庭上据理申辩,义正词严,最后被宣告无罪。在非国大遭查禁之后,他转入地下,建立武装组织"民族之矛",并担任第一任司令,组织、指挥武装斗争。1963年,非国大地下总部被破获,他作为第一号被告,被判处"终身监禁"。在长达二十七年的铁窗生活中,他备受折磨,但斗争的信心和意志从未动摇。白人当局几次向他提出有条件释放的建议,均被他严词拒绝。直到1990年,他才获释,当选为非国大主席。此后,他领导非国大同以德克勒克为首的白人政权进行了艰苦的谈判。他坚持原则,实事求是,以大无畏的气概和灵活的策略,排除来自白人和黑人两个方面的种种干扰,就各民族一律平等、按一人一票原则举行大选达成协议。1993年11月,以非国大为代表的各政党同白人政权签署包括临时宪法、大选规则等在内的一揽子协议,为南非的新生奠定基础。这年的5月,他同德克勒克一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1994年,在南非历史上首次举行的有各民族平等参加的大选中,他当选为总统,成为南非首位黑人国家元首。

    德克勒克是南非白人政权的最后一任总统。他出生在一个官宦世家,早年即参加南非最大的白人政党国民党。从1972年起,他曾有十四年当议员,九年任政府部长。这些经历使他逐渐认识到,种族隔离制度是"建立在暗礁上",必须废弃。1989年,他先后出任国民党主席和南非总统。面对国内外的强大压力,他决心采取果断措施,打开解决南非种族主义问题的"和平之门"。他宣布取消党禁,使被取缔三十多年的非国大、泛非大、南非共产党等组织终于都获得合法地位。他宣布释放政治犯,使长期被关押的曼德拉等一大批民族主义运动领导人获释。他还宣布取消《紧急状态法》等一系列种族隔离法律和法令,表示愿意就南非的未来问题同曼德拉为首的黑人代表进行谈判。这些重大举措受到各民族主义政党和广大黑人群众的欢迎,但却遭到白人右翼势力的强烈反对。1992年3月,德克勒克就这些问题举行白人公决,得到多数白人的支持,加强了自己的谈判地位。1993年11月,他同以曼德拉为代表的各政党达成一揽子协议,促成南非的新生。为此,这位南非白人中的开明政治家同曼德拉一道获得1993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除上述四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之外,南非还有两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第一位是女作家纳丁·戈迪默。戈迪默于1923年出生在约翰内斯堡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她从小就接受种族平等思想,同情广大黑人的悲惨处境。她是白人,但很早就参加以黑人为主体的非国大。她从十五岁起就进行小说创作,关注的焦点始终是广大黑人群众争取平等与自由的斗争。她在1958年出版的《陌生人的世界》,真实地描写了南非黑人的苦难生活;1974年出版的《自然资源保护论者》,既揭露种族隔离制度给黑人带来的灾难,也描绘黑人的觉醒和斗争;1979年出版的《博格的女儿》,则描写一个怀有进步思想的白人女性,因为同情黑人而遭受种种迫害,最后成为种族隔离制度的牺牲品。1980年之后,随着南非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戈迪默的思想认识进一步升华。她不再满足于对现实生活的逼真描写,而是采取"预言现实主义"手法,对未来的生活大胆设想。1981年出版的《朱利的子民》,描述在未来爆发的种族战争中,一对开明的白人夫妇同他们的黑人仆人一起战斗。1987年出版的《天性使然》,以一个白人女郎投身黑人解放事业为线索,预示将来在南非必将建立由多数黑人掌权的新生活。戈迪默坚定不移地站在黑人大众一边,毫不留情地抨击种族隔离制度,被南非种族主义当局视为"白人的叛徒"。从1953年开始,她的作品多次遭到查禁。但是,她怀有坚定的政治信念,从未屈服和妥协。1991年,她因为"在其作品中深入地考察和描绘了南非的历史进程,同时又推进了这一历史进程",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

    在戈迪默获奖十二年之后,约翰·马克斯韦尔·库切成为南非获得此奖项的第二人。库切1940年出生在开普敦的一个白人牧农之家。他先是在英国和美国从事电脑工作,后在美国拿到英语文学博士学位。2001年,他移居澳大利亚,同时在南非和美国的大学教授文学课程。从1974年至今,他出版十多部小说和多部文学理论专著,两次获得英国文学布克奖。他的代表作是小说《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1983)和《耻辱》(1999)。他与戈迪默不同,没有直接参与反对种族主义的斗争,没有正面描述种族主义的罪恶。但是,他同情长期受压迫的广大黑人,同时也担心白人在种族主义被铲除后的生活处境和心理承受力。他认为,种族歧视制度虽不复存在,但其"精神遗产"将一时难以消解:许多黑人仇视白人,而不少白人则抱有一种永难摆脱的负罪感和恐惧感。他的作品主要揭示种族主义在人们心灵中留下的"深刻创痛",被称为"后种族主义时代"文学的代表作。

    南非的六位诺贝尔奖获得者,都在不同程度上为反对与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卢图利、曼德拉和图图是黑人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同种族主义政权进行了直面的斗争。德克勒克、戈迪默和库切都是白人,对种族主义的态度各不相同。德克勒克原是种族政权的代表人物。但是,他又是一位识时务的俊杰。在以曼德拉为首的南非新政府中,他曾担任第二副总统职务,开创了南非白人在以黑人为主导的政权中共掌国事的先河。戈迪默和库切是文人,在反对种族主义问题上,前者态度鲜明,后者稍嫌暧昧,但都不失为"坚持社会正义的良心"。

    记得先贤有言:罪恶造就哲人,愤怒造就诗人。肆虐近一个世纪的种族主义思想和制度,给南非人民造成巨大的伤痛,也给他们造就了无数英勇无畏的斗士。六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是其中杰出的代表。他们是南非的光荣,也是时代留给后人的精神启示。

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08-12/10/content_10483264.htm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