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关于“柿油党”的译法  

2010-08-31 18:03:32|  分类: 双关译法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宪益和戴乃迭是中国翻译界一对珠联璧合的夫妻,合作翻译了许多中国的古典和现代名著,是我一直敬仰的大师。

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是我们中学语文学过的课文。多年前曾经看到一篇文章,说到如何把小说中提到的“柿油党”译成英文,文中对杨戴的译法加以赞赏。而我作为名不见经传的译界新手,却偏偏对杨戴的处理方法不以为然,提出自己的看法,写成一篇文章刊登在《现代外语》上。

故事中说到,假洋鬼子跑到大城市,加入了“自由党”。未庄人因为不知道什么叫“自由党”,将其说成“柿油党”。我不懂江浙方言,但可以想象,读音是很相象甚至是相同的。这是鲁迅的小说的神来之笔,解释了当时辛亥革命成功了,但其影响尚未波及到乡下,乡下人仍对革命一无所知。

但如何把“柿油党”传神地翻译出来,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杨戴两位先生采取的办法是直译并加脚注的办法,把“柿油党”译成the Persimmon Party,在脚注处说明为何未庄会把“自由党”误认为是“柿油党”。

1993年第1期《现代外语》侯广旭的《鲁迅作品中若干修辞手法的可译性限度》中说:“《阿Q正传》中未庄人不知道‘自由党’,将其说成‘柿油党’……杨(指杨宪益与戴乃迭——笔者)译the Persimmon Party(加脚注)使原文效果不致丧失殆尽。”

我认为侯广旭先生说得不对,因为读者在看小说(我指英文版的《阿Q正传》)过程中,上面说着“the Freedom Party”,突然冒出个“the Persimmon Party”,不明就里,不得不去看脚注,整个兴致和思路就不能连续了。所以我觉得杨戴两位的译法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当时我还年轻(与现在相对而言),也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就大胆地提出了我的译法。

我没有直接译出“柿油党”,而是考虑,既然未庄人误认为“自由党”是“柿油党”,原因是读音相近(相同),我们为何不从这个角度去考虑找一个和the Freedom Party读音相近的说法呢。但找不到和freedom相似的词,于是我大胆编造了一个词fleadom。flea是虱子,-dom是构成抽象名词的后缀。这个大胆创造的单词,我想和未庄人大胆创造“柿油党”的做法应该是一致的。这样,读者在阅读时,可以从上下文体会到作者所要表现的意思。

 

后记:

一直有个心愿,想把一点拙见交给杨戴两位老师,听听他们的意见。但文章写成发表后一直没有门路和机会,然后就出国了。

如今两位大师均已仙逝。我在《中国翻译论坛》上发表过两三篇文章纪念他们。

我在上文表达的看法后来写成一篇短文,题为《“柿油党”该译成The Persimmon Party吗?——与侯广旭先生商榷》,发表在《现代外语 , Modern Foreign Languages》, 1994年 01期 ,并被收入《中国翻译技巧研究百年回眸》一书。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