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野鸡”——我的鸡缘之六  

2012-11-12 03:03:40|  分类: 真实面目示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野鸡”——我的鸡缘之六 - 六一儿童 - 陈家基《译海拾蚌》

小時候,廣州的街頭偶爾會見到頭上戴著竹帽肩上扛著長筒火藥槍的獵人,槍筒上掛著戰利品,山雞和野兔之類,在街頭行走兜售。我會好奇地跟著他走上一程,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的戰利品。我幻想著將來長大了,也要當個獵人,扛起長筒獵槍,鑽進深山老林,打野雞打兔子給爸爸媽媽吃。

但我這裡說的不是森林里面的野雞,而是現在流行說法的繁榮昌盛的“北菇雞”的“野雞”。

90年代初,我在外語學院主管廣東省英語自學考試,是《英語自學指導》的主編和筆試口試考題的命題和審題人。當時深圳的一家助學單位找到我,要我到深圳做一場如何準備英語自學考試的輔導課。條件很低,包車票住宿飲食,外加幾百塊酬勞(都交給系裡,不落入個人腰包)。

得到系裡的批准,我在一個星期六到了深圳。和主辦單位接上頭,吃過晚飯,我被安排在一家中等水平的賓館休息。

晚上8點,我在為第二天的輔導課做最後的準備。

“鈴鈴鈴……”床頭的電話響了。

“喂,哪位?”我以為是主辦單位找我。

“先生,你寂寞嗎?我來陪陪你好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

以前只聽說過的事情,今天竟然讓我碰上了。

我畢竟不是“情場老手”,連“新手”都沒有資格,一時語塞,連忙說:“你打錯電話了”并馬上掛上電話。

我雖然是“瘦雞”,確是從來不會拈花惹草的“乖雞”,和這些“野雞”不是同類項。

“鈴鈴鈴……”電話又響了。

“喂,你是陳先生嗎?”

“是的”。

“沒錯,我找的就是你。你一個人不感到寂寞嗎?”還是先前來電話那個女子的聲音。

我納悶了,我剛住進來,怎麼她就知道我姓什麽?

我太天真了,這些“野雞”和酒店的服務台串通,早已不是秘密,只有我這樣的榆木腦袋才不明白。

我又一次掛斷了電話。這次爲了防止她再來騷擾,我沒有把電話放回到電話機上。但過了一會兒,我想想這不是辦法,萬一主辦方有電話要找我而打不通電話,不是誤事了嗎?

我撥通了服務台的電話,用今天的話就是投訴。服務台矢口否認這些騷擾電話是通過內線從旅館撥出的。我和他們理論了好久,仍然不得要領。

不過,這個電話打完了,一晚無事。我終於睡了個安穩覺。

煩,這些討厭的“野雞”!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