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瘦鸡”——我的鸡缘之一  

2017-03-03 19:48:16|  分类: 真实面目示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瘦鸡专题小型张“邮票”发行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我的鸡缘 

  

各位看官,题目没有写错,并非机缘而是鸡缘

这一回,说的是我和鸡的几个小故事。

据说,我出生时,家里宰了一只89斤重的大公鸡。我母亲可能是吃了鸡酒(客家风俗),奶水很足,因此,把我喂成了肥肥白白的胖小子。

我从小就似乎和鸡有缘。

 

一、瘦鸡

小学时,我是学校的少先队大队长,但下了课一样和同学去爬树抓鸟。

那时候大家都有花名,好听一点的叫华仔(名字有华)、济公(名字有济)或大头(特征)之类,难听的真说不出口。记得我们班一个姓徐的男同学被叫成除裤”(脱裤子),而另一个姓邱的女同学被满肚子坏水的男同学叫成丘裤(提裤子)。

花名人有我有,没有花名倒是不正常。我的名字的理所当然被称作(当时还没有做鸡基佬之说),大家叫我鸡仔。(顺便透露不为人知的秘密:我父亲给我起的名字是博基,阿嫲喜欢我,偏要叫我家基,后来我就成了家鸡。)

到了小学三、四、五年级,不幸遇上三年天灾人祸。我很清楚地记得,我们全家5口人,总共89斤米,这个刻骨铭心的数字,我一辈子都忘不了。1959年,我10岁,我姐姐12岁,弟弟4岁,都是要长身子的孩子。89斤米,两个大人,三个小孩,在没有什么油水和肉类的年代,充其量只够塞牙缝,怎么够填饱肚子?

我父亲在读书时是学校足球队的五虎将之一,身体很壮实,一度还很胖。我很记得,冬天睡觉,我脚冻冰冰睡不着,父亲来陪我睡,他把我两只小脚夹在他肥胖的大腿间,我不一会就睡着了。

那个年头,为了嗷嗷待哺的三个儿女,他和母亲自己挨饥受饿,尽量让我们吃饱。三年下来,父亲瘦得简直让朋友认不出来。

那时候,父母都上班,我在街道食堂搭食,吃的是双蒸饭(注1)。这可是大跃进年代的一大发明:把几两米加上水放在碗里或盆子里,放到蒸笼里面蒸熟,蒸好以后再加点水,然后再蒸一次。经过两次蒸煮,米饭看上去很大份,其实是骗骗眼睛,饭吃下去不一阵就饿了。

学校组织我们养小球藻(注2),每个学生都有几个玻璃罐头瓶,里面养着绿色的小球藻,还时不时加点尿。老师告诉我们,小球藻有蛋白,可以填饱肚子。只记得我们天天看着小玻璃瓶里的小球藻颜色加深。但如何吃,我现在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我们当过小白鼠,尝试过瓜菜代粮(注3),吃过番薯藤,还吃过难以入口的蔗渣糕(注4)。

那几年,我父母都工作,工资虽低,也可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但那个时候,即使你有钱,想多买点吃的都买不到。吃的穿的用的全部要凭票证限量供应。至于国家为了钞票回笼而投放市场的高级饼,那是三年人祸即将结束时的后话了。

我母亲在广九火车站旁边的一家杂货店当售货员。为了喂饱几个儿女,知书识礼一向胆小怕事的母亲居然想出了一个坏主意。当时她的店里有炒米饼供应,凭粮簿每户限量供应,买完还要在粮簿后面的某一页盖上印,以示已经供应完毕。母亲叫我放学以后带上粮簿去她店里,趁着人少,我把粮簿和钱递给她,她装模作样盖印(实际上没有盖),然后秤饼给我。我拿到炒米饼,生怕别人查问,三步并作两步离开杂货店,然后一路上小心翼翼护住那包炒米饼回到家(偷吃是从来都不会的)。当天晚上,姐姐,我和弟弟就从妈妈那里每人分得一块炒米饼。那个美味,久久不能忘记。过了一段时间,炒米饼吃完了,我又故伎重演,再去买一次。

尽管这样做可以让我们享享一时的口福,填填瘪瘪的肚皮,但正统的教育还是让我为自己的错误行为感到羞愧,我不愿意再这样做下去了。父母也没有强迫我,结果,我的精神得到了安慰,而我的肚皮却遭到了虐待。

三年之中,我终于出落成一只瘦小的男孩,于是,我的花名就从鸡仔晋升到了瘦鸡,并且随着考入省实被带到了中学。

在省实,带的花名队伍还很庞大,记得起来的有鸡包鸡面鸡仔钟瘟鸡鸡头鸡乸” ……

下乡了,因为有200多个省实同学一同到农场,我的花名也就和我形影相随去了雷州半岛。说实在的,我在农场那十年就没有肥过,当别的知青被农场的番薯槽肥时,我瘦骨嶙峋,最轻的时候体重只有92斤。这花名也很合适。

农场的干部和老工人也跟着知青叫我瘦鸡。许多老工人未必知道我的名字,但倒是能够叫出我的花名。

而后,我考上了大学,换了环境,从此以后一直到留校教书,大学里没有人知道我的花名。在这段期间,只有在省实校友和五一场队友聚会时,我才会想起我还是

1994 年出国后,耳根清净,瘦鸡似乎离我而去。然而好景不长,当我从南半球的深海蒲头的时候,校博上老同学不以名字相称,瘦鸡之声不绝于耳。

哎,瘦鸡就瘦鸡,认命吧!

1

双蒸饭。大饥荒中一项自欺欺人的发明,“粮食食用增量法”的一种。双蒸饭的专利权属于清华大学1960年清华大学党委成立了工作组,进食堂专门研究“增饭法”。发明了碗饭、钵饭、盘子饭,这些方法只能保证口粮到人,不能增大饭的体积,又进一步攻关,发明了双蒸饭,于是在全国范围内广为推行。所谓的“双蒸饭”,就是在饭蒸好之后,揭盖洒上水又蒸一次。第二次蒸饭,盖子必须盖紧不得敞气,加大火让蒸气把饭冲泡。双蒸饭十分松软,不需咀嚼,从感觉上要 ??比单蒸饭饱肚子。

其实双蒸饭就是水分多,饱得快饿得也快。事实上好多人吃双蒸饭导致了浮肿甚至加快了死亡。(引自“百度百科”)

2

小球藻。根据网上查阅的资料:

1960 年前后,为了缓解农业歉收造成的全国性饥荒局面,根据胡乔木的建议,中国国内大规模用人尿来培植小球藻。人尿含有丰富的营养物,可以满足小球藻生长繁殖的需要,用纯人尿培育小球藻不但繁殖快,产 ??量高,成本低,取材容易,而且方法简便。

高蛋白的小球藻作为粮食的代用品,拯救了当时很多人的生命。但由于不会处理人尿中的毒素,也造成了一些人中毒死亡。

3

瓜菜代粮。所谓“瓜菜代”,就是以瓜果、蔬菜代替粮食作为主食。其实,在饥馑遍地的1960年的广大农村,早已无瓜无果,百姓早已把树皮树根野菜观音土代替粮食吞进肚里,所以瓜菜代小组的真正任务是动员开发稻秸橛根玉米芯橡子小球藻等代用食品。(引自“维基百科”)

4

蔗渣糕。米粉加入榨过糖的甘蔗渣,据说可以增加肚子的饱胀感——又是欺骗肚皮的伎俩。


说明:多年前发表的一篇博文,不知何故被禁。查看草稿箱,稿子还在,试试能否重新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