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漫漫文学路上的五位老师(4)  

2012-12-17 12:20:58|  分类: 真实面目示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位才女

(原创)漫漫文学路上的五位老师(4)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在省实读初中时,我就听说过我们年级的1班有个才女,父母都是作家。当时因为不同班,对她了解不多,也不知道她的真实水平如何,只是李同香老师(当时教1班和2班的语文)有时会提及。

九年级下学期,原来的四个班要合并成三个班。当时的九()班被拆班,分到我们班的同学中就有久闻大名的half和这位才女。

原来我在班中的语文水平已经是顶尖了,常常为“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而沾沾自喜。她一来到我们班,马上就对我形成了威胁。听过陈宏本老师讲解她的文章,我找到了差距。我的文章在构思和情节上见长,但在文字的细腻流畅方面远远比不上她,也许这就是男女孩子的差别吧。她也成为了我暗中学习和追赶的对象。

我们一同读书时间不长,还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赶上了她,“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接着就是下乡,我和她不在一个连队,也很少交流的机会。当我还在忙于搞“三突出”的文艺创作时,这位才女一直在悄悄地从文学书籍中吸取营养,丰富自己。

偶尔一个机会,我听到她和同学的谈话,知道她的一篇散文被广东省鼎鼎有名的文艺杂志《作品》刊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泄了气。当我还在往《湛江文艺》等地区一级的杂志投稿,希望哪怕有个豆腐块的“作品”印成铅字的时候,暗中的对手却在不声不响中跑到自己的前面去了。我的那些“作品”全都是泥牛入海。当时我只能阿Q般地安慰自己:我的作品未被刊登,是那些编辑不识货。

再后来,她回城了,听说在《作品》当了编辑。我也考上了大学,一直就没有再联系。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再次见到了这位才女。

那是我读大学第二年暑假的一天傍晚,天上突然下起了雨。我当时到楼下商店买点东西。住在中山三路,楼下是一个典型的骑楼,许多人在避雨。在避雨的人群中,我一眼看到了她。她住在东山的梅花村,骑车回家路上被雨困住了。

几年不见,似乎有许多的话要说,但一起还有她的一个同事。我们没有聊多长时间,只是留下了联络的方式。过后我就开始和联系,有时周末还会到她的家里去聊天。当时她正在谈恋爱,我实际上插在他和她中间是个电灯泡。那个他也是我的同学和朋友。而我这样做是有私心的,因为我知道她在《作品》当编辑,于是拉拉关系,通过她看看有否途径进入文学领域

我上大学的第一年,学校还有开语文课,也有作文。我写的一篇纪念周总理逝世的散文得到语文老师的高度评价。这下可不得了了,我的作家梦又被挑起来了。在努力学习英文的同时,我还以农场一个知青的坎坷遭遇写了一篇中篇小说。在重逢后不久,我把我的高分作文和这篇中篇小说给了这位才女看,希望听听她的意见。

私下里,我在期盼着她给予肯定和推荐,使得我自己感觉满意的作品能够被《作品》刊登。我甚至幻想着,当我的作品被印行时,我可以告慰李同香老师和我的外公。然而,好消息没有像预期那样到来。一天她告诉我,“你的两篇东西是很好的作文,但是……”不用说下去了,这个“但是”已经说明了问题。一时间,我的失落之情连傻子都会感觉到。

当时她对我说了许多鼓励的话,但我的脑子已经装不下去了。我只是记住了她所说的意思是让我好好利用自己的外语优势和中文的文字功夫,走文学翻译的道路。

一言惊醒梦中人。是啊,多少人往文学创作的道路上挤,我为何不另辟蹊径,走文学翻译的道路?

大约是大学三年级(1980)学校给我们开了一门英语阅读课,读的是英文的原著,有长篇、中篇,也有短篇,老师布置课下自己阅读,然后课堂上讨论对阅读材料的理解与答疑。

其中有一篇短篇小说,是作家MUNRO(笔名为SAKI)的作品,题目叫DUSK。故事说的是一位自以为很聪明的英国绅士被骗的故事,故事的发展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然而结尾的一句话却让整个故事峰回路转,让人大跌眼镜。我很喜欢这个故事的情节,于是我在一次到她家时把这个故事讲给她听。和我一样,她也很喜欢这个故事。当时就鼓励我把这个故事翻译出来。

我试着利用课余时间把小说翻译并把译文投给了广东省作家协会的刊物《作品》。不久,我被告知译文被采用了。当我看到这篇《薄暮》刊登出来的时候,那种高兴的劲头是无法形容的。这时,我真的可以告慰李同香老师和我的外公的在天之灵了。

从此,我的翻译热情一发不可收拾,课余时间,当同学们看课外书或休闲时,我都会埋头翻译。短短的两年时间,我翻译了几十篇短篇小说,而她往往是我的译文的第一个读者。每次她看完译文,都会认真地从选材和文字方面提出具体的意见。在她的指导和鼓励下,大学期间我发表了多篇的译文。

毕业后,我在教学之余继续从事文学作品的翻译,自己比较满意的两个译作是发表在《南方周末》上的《墙壁上的脸孔》和发表在《作品》上的中篇小说《第十个人》。

她并不是我的老师,没有教过我的课,也没有我的学历高。但我从心底里一直把她看作是我的老师。

中国人不是有“一字师”的说法吗?没有她的指导,我不一定会走上文学翻译的道路。称她为老师,一点不为过。

谢谢你,我的亦师亦友的同窗!

(当事人要求不要写她,我隐去其名)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