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翻译与政治——《牛虻》译者与出版社的“交锋”和“抗议”  

2012-10-19 22:57:08|  分类: 翻译与翻译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译与政治——《牛虻》译者与出版社的“交锋”和“抗议”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五六十年前,一本名为《牛虻》的小说译本风靡全国。小说中的主人公阿瑟(牛虻)成为了我们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心目中的革命者的高大形象。
       可是,有多少人知道,这本小说的中译本并非根据原文翻译,而是转译自经过苏联删节的俄文版。
       这是那个年代的“以革命的名义”的需要。
       为了这样的删节,当时的中译者著名的翻译家李俍民与出版社进行了交锋。
       如今,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近60年,重温李俍民先生的观点,仍然有现实意义。
       以下为网摘。原文题为《寻找伏尼契》,作者盛禹九,网址http://www.housebook.com.cn/201002/06.htm

       从胡守文的文章中,我还知道:中青社出版的《牛虻》,是根据俄文版翻译的,对作者原文作了许多大段的删节,为此,译者、著名的翻译家李俍民根据《牛虻》原作和中青社进行了多次“交锋”,甚至“不得不为了原作者和读者向你们提出抗议,而且间接的也是向苏联青年近卫军出版社和儿童出版社的编辑人员提出抗议”。

       胡守文的文章透露了这次“交锋”的大致内容。交锋之一:围绕着《牛虻》中译本是否应该删节问题展开。1953年6月18日,中青社给李俍民先生的信如是说:“这本书的译文,基本上是正确的,但存在相当严重的缺点……我们按苏联青年近卫军出版的俄语版本加以删节。”李俍民就此回复出版社:“我觉得对一部古典的文学作品,基本上应当力求保持原作的完整性。……古典文学作品中有没有不合乎马列标准的,有没有对青年、儿童有害或者是不适合的东西呢?自然有,而且一定有。但是,就以我国的《红楼梦》等书为例吧,人民文学出版社(或作家出版社)在整理出版的时候难道可以把作者原文加以删节吗?我记得报刊上曾载有读者向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提出质问,说是《水浒传》中有迷信的地方(洪太尉误走妖魔),为什么不删去?他们的答复大意就是:尊重原作者,书中的好坏应由读者加以辨别和扬弃。我觉得这态度是正确的(编辑者可以加注,加说明,甚至加上整篇的批评文章,但是不应该删节原文)。而反之,就是不正确,就是不尊重原作者,不尊重古典文学作品,就是粗暴!……自然,有时也有例外,我不反对儿童出版社为把《牛虻》中牛虻对绮达的不合理的侮辱女性的态度的那一段加以删节,而《牛虻》第一卷第二章游阿尔卑斯山时对蒙泰尼里那样自己感觉犯罪的心理描写加以保存,我也觉得完全是对的,但对第八章中的大段描写(也是描写蒙的心理)加以删节就令人费解了……因为青年已有辨别的力量……我觉得你们删去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宣扬迷信的地方,那也是对蒙泰尼里的深刻的内心描写。所谓‘宗教气氛过浓’加以删节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这是配合衬托人物心理描写的环境特写,这一浓重的宗教气氛恰恰有助于人物的心理解剖,使人物的精神状态更见突出!第一卷二章那段对日落时阿尔卑斯山山谷的描写,我认为在文学作品中是罕见的。”

       交锋之二:围绕着注释问题展开。中青社向李俍民提出:“关于注释,我们有这样的意见:1.一律改用边注;2.有些已成常识的东西,可以不必加注,如‘比萨’、‘热亚那’、‘十字架’……;3.谈到耶稣的故事,必要时只需注明一下事情经过,帮助读者了解本书即可,不必加上‘见新约……福音……’等字样,因为没有必要让青年读者去‘见’新约;4.注释应当尽量做到不要客观主义;5.碰到引用新旧约上的话时,似可考虑自己重新译,不必用旧译文。”而李俍民在紧接着的两封回信中,针锋相对地提出:“关于注释,我有这样的意见。客观主义的部分我已有了纠正,但你们所谓‘常识’的一部分如‘比萨’、‘佛罗伦萨’我还是主张保留。……即使是初中水平的人,让他们温习一下旧有的地理知识也不会有什么坏处。……关于客观主义的批评,尤其是‘不需要青年们去见新约’大体上是对的,但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我认为,《牛虻》一书除了一般的革命的意义,还有反宗教特别是反天主教的作用。我们不能忘记在中国有可能是数十万甚至数百万数量极其巨大的青年基督教徒,这本书一定会像炸弹一般的使他们感到震动。正如鲁迅先生从旧社会出来挖旧社会的疮疤更见厉害一般。”

       交锋之三:围绕着书装和插图展开……

       尽管译者对出版社提出了“抗议”,其理由不是毫无道理,但结果都是徒劳的。

       出现在读者面前的《牛虻》仍然不是李俍民的原译本,而是经过编辑部“处理”过的删节版。不经过作者和译者的同意,随意删改原作文稿,这是我国一些编辑和出版单位司空见惯、不以为非的习惯行为。中青社对《牛虻》一书的删改,很大程度上折射出当时我国社会普遍存在对西方优秀作品的一些极左认识,是一种特有的意识形态和文化政治行为。笔者这里引述胡守文文章的大段原话,除了尊重作者对其前任出版行为的含蓄质疑和反思外,对当今的编辑和出版者也不无借鉴和期盼之意。《牛虻》作者当年如果得知其作品被人擅自删节出版,她将作何感想和表示?!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