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大麦歌》两种译文比较  

2013-06-13 00:51:34|  分类: 不应轻信盲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大麦歌》两种译文比较 - 六一儿童 - 陈家基《译海拾蚌》

(Sara Teasdale, 1884-1933)

       让我们抛开译者到底是朱令,还是郭沫若,或是李敖,抛开概念化的条条框框,对照原文把两种译文做一番比较。
       正如前面所说,至今没有证据证明朱令翻译了此诗,但为了方便,本文还是把两个译本称为“郭译”和“朱译”。

 题目 Like Barley Bending 大麦歌 大麦歌
 作/译者Sara Teasdale郭沫若朱令
 原/译文Like barley bending
In low fields by the sea, 
Singing in hard wind
Ceaselessly.

Like barley bending
And rising again,
So would I, unbroken,
Rise from pain;

So would I softly,
Day long, night long,
Change my sorrow
Into song.  
象大麦那样
在海滨的低地,
在强劲的风中 
不断地低吟,摇曳。

象大麦那样 
吹倒又起来, 
我也要不屈不挠地 
把苦痛抛开。 

我也要柔韧地, 
不问昼夜多长, 
要把我的悲哀 
变成为歌唱。
大麦俯身偃,
海滨有低地。
 
巨风动地来,
 
放歌殊未已。
 

大麦俯身偃, 
既偃且复起。
 
颠仆不能折,
 
昂扬伤痛里。
 

我生也柔弱, 
日夜逝如此。
 
只把千古愁,
 
化作临风曲。
 
押韵 每节二四句押韵
三节共三个韵
 每节二四句押韵(含近韵)
三节共三个韵
全诗一韵到底(含近韵)

   
1. 形似
        郭译采用了长短句的形式,比较接近于Sara Teasdale的这首诗歌的形式,而朱译则是以五言诗的形式翻译,与原文有点距离。

2. 韵似
        原文三个韵,分别是[i:], [en]和[??],郭译三个韵,分别是[i](含近韵[e]), [ai]和[ang], 除去第二个韵不同以外,一三两节与原文同/近韵;而朱译则是一韵到底,与原文出入较大。

3. 风格
        原文是口语化的文字,非常显浅,郭译基本上保持了这一特点;而朱译采取的是古风的遣词造句。

4. 翻译与译作
        简单地说,郭译是比较接近原文的翻译。当然,郭译也有一些败笔,比如“在强劲的风中  不断地低吟,摇曳”,“摇曳”这个意思在原文中并不存在,是译者为了押韵(近韵)而添加。
        而朱译则是在保留原始意境的基础上的再创作。该译文因为形式整齐,朗朗上口,因而也得到许多人的钟爱。
 
        应该说,两种译文各有千秋,不能简单地评价孰优孰劣,更不能因为形势或政治的需要而决定个人的喜好和取舍。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