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转载】打睹与醉酒——开心夜话十二  

2014-01-26 23:01:34|  分类: 笑一笑十年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广东实验学校《打睹与醉酒——开心夜话十二》

开心夜话十三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开心果之六

 

打睹与醉酒

 

从学校到农场,离开了老师,离开了家长,广阔天地,无拘无束。

在广阔天地里,发生了不少学校里和家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1. 打赌吃……

话说在那广阔天地炼红心的1968年,省实的知青来到雷州半岛的五一农场接受再教育。

远离了家人,劳动的单调,信息的贫乏,种种因素使得知青们各显神通,苦中作乐。

打赌是当时风行一时的娱乐。

百亩队中有位赌王,敢和别人以任何形式打赌。

有一回,他和别人打赌吃辣椒酱,鲜红的辣椒酱蘸着白饭吃下去,直吃得他满脸通红,一头大汗,辣得他脖子上青筋尽突,两只眼球简直要从眼眶里爆出来。

结果,他赢了,得到大家的一致称赞。

有好事者问他,老G,如果你能吃下去一斤盐,那才算你本事。老G想都没想就说,来呀,谁来和我打赌?

据说后来老G想了一想,不敢真的把一斤盐吃下去,否则,红土地上说不定会多了一个不那么鲜红的红土丘。

 

2. 醉酒憨态

那个年代,学生抽烟喝酒是学坏的代名词。记得我们到农场后,第一次生产队加菜,我和阿朱,老毛,阿懒等人合伙到生产队的综合商店买了一瓶葡萄酒,偷偷分喝了。没想到老毛这个离经叛道的回民没有酒量,几滴下肚就满脸通红,一嘴酒气。那时,我们和女生合住生产队的文化室,中间就用麻包袋隔开,我们喝酒的事被女知青发现了,当时就有那位后来“建材买卖缺斤少两”的女同胞大惊小怪地说,他们喝酒了!

幸亏老工人们都喝点酒,我们这二两半算不得什么错误。

八斗队憨厚直率的小R,有一回喝多了,天上地下云游了一回。

那天生产队加菜,小R一高兴,喝多了两杯。

酒一下肚,舌头就管不住了。于是,同宿舍的知青听着他嘟嘟囔囔地云里雾里游逛,一会到了场部,一会到了徐闻,没一会又到了海安,接着是乘船过琼州海峡到了海南岛……折腾得大家也没得睡。

当时已经是兵团,大家对现役军人的团领导都很尊敬。偏偏小R不吃这一套,他说道:

赖柏林(当时的团长),你算老几……你的衣服几个口袋……才四个口袋……告诉你,我的衣服五个……五个口袋……比你多一个……四个口袋,要……要向五个口袋敬礼……你给我敬礼!

幸而同宿舍一帮都是铁哥们,没有给领导打小报告。

 

后话:以上均为道听途说。不知今日老G是否还提当年勇,而小R尚能酒否?

 

                                                ()  陈家基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