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转载】照片·花名·轶事  

2014-01-29 00:48:26|  分类: 真实面目示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广东实验学校《照片·花名·轶事》

照片·花名·轶事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照片·花名·轶事

本人(见题图,本人在此有礼了)卧薪尝胆,“潜伏”南非长达15年之久,最近偶尔“蒲头”。

“蒲头”伊始,耳边“瘦鸡”之声不绝,如雷贯耳,恰似时光倒流,回到了40多年前南国花城的大东门。

这两天,连续收到聪慧过人,婀娜多姿的MM和哈哈哈小弟的来邮,并收到一张九(2)班男同胞的合影(如下图)。

 

照片·花名·轶事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1968年一别,斗转星移,不觉已有41年。风华正茂的同学少年,如今一个个都“耳顺”了。然而,这14个人的面孔却好似昨天刚分别时见过的那样,我马上一个个叫出了名字。

如今,我的短期记忆有时会短路,一转眼,会把刚说过的话忘掉,找不到刚放下的东西。但40多年前的许多往事,却还历历在目。记忆就好像打开坛盖的陈年的酒,香味扑鼻而来。

今天,听我对着照片把这十四条大汉的花名典故(大部分)和他们的轶事一一道来。为了让其他班的同学明白,我在花名后面附上他们的宝号。

(顺序:自上而下,从左到右)

1、这是班上有名的大铲(赵大智)。我们在六年级时有木工课。第一次上课时,林康礼老师给我们介绍各种木工工具,当他说到“大铲”时,我们几个同学联想到了你的大嘴(别生气),课后就给了你“大铲”的花名。其实,你一向无私无畏,专铲人间不平事,这个花名倒是很贴切的。记得学过一篇课文,讲的是饲养员赵大叔,一次在剃头时,听说牲口下崽了,头才剃了半边就跑。你也有类似的光荣事迹:下乡时,你曾经受那位和我同姓的学妹的影响,当过饲养员。一次猪仔生病,你半夜抱起来就往自己的被窝里送……

2、六十年代广东有一本有名的小说《山乡风云录》(作者吴友恒),里面有个人物,花名“烟屎爵”。恭喜你,刘嘉焯!你的“焯”与“爵”谐音,于是你就理所当然地成了“屎焯”,尽管你当时并不抽烟(我听说你下乡后抽烟很凶)。你是我的接班人(接任我的班长职务)。你办事,我一向放心。我是你的入团介绍人,记得我们在学校自习,我们俩常常在“红旗楼”课室外面的走廊交流思想。自习后,你经常是跑步返回远在濠畔街的家中。

3、这个是我们班的书法家,写得一手极为漂亮字体的林耀麟。尽管你平时沉默寡言,但我和大贝司(张国辉)一直很注意对你的培养,因为你是我们班上少数几个“根正苗红”的同学。如果不是因为你后来报考了南京的中专,你肯定会是我们班团支部的一员。

4、“哈哈哈……”这就是你的笑声,也是你的花名的来由(虾虾虾……)。冼德载,你那笑声,你那笑容,一直在我的耳际和眼前。我们从中山三路小学到省实,当了10多年的同学(你的母亲崔老师是我的小学老师),在五一农场,我们又一起搞宣传队,然后我在一中,你在二中分别当教师,都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你的传奇故事就是“文革”中参加《战歌》的表演,一次演出结束时,全体定型,这时灯光应该熄灭,然后大家下场。然而有一盏射灯没有灭,这灯光正好照着你的脸,你冲着灯光做了个鬼脸,引起全场“红卫兵”的哄堂大笑……

5、说真的,我无法从你那稀疏的头发上找到当年你那脸庞的痕迹,提醒我的是你那永远不变的笑容。冯锦豪,管乐队的圆号手,可能叫你为“冯锦号”更好。你是升九年级时拆班分到我们班来的。这也是我68年以后第一次见到你……

6、“肥咧”(王添),你爱好美术,我写得工整的美术字,语文科代表“花生”会写文章。每次黑板报比赛,我们这三驾马车紧密配合,记得年级黑板报比赛的第一名就从没有旁落过。我受外公的影响,喜欢刻图章,我们也就常一起研究刻图章。不错,我们还是幻灯组的战友,印象最深的是“文革”中,我们下乡支援夏收时,我们制作了一套批判“三月黑风”的幻灯片,放完后,被当地反对派的农民围攻,我们有一种“大义凛然”的感觉……

7、“乌龙”(邬炳熙),别来无恙?其实你并不乌龙,文革时我们都忙于派斗,你却静悄悄地去玩起了健身。当军宣队进校,复课闹革命时,我们发现你胳膊上的老鼠仔十分结实,引体向上毫不费力。你看上去身体很好,应该是得益于几十年坚持不断的锻炼吧?

8、“林少”——这或许是最没有特点的花名,起因我无从考究,因为你是九年级因拆班分到我们班来的。你还是那么“钢条”。你的政治敏感性和执着一直是出名的。80年代后期,你出国后回国探亲,我们好多同学曾在你家聚会,听你讲述在美国的见闻。我就有预感,你这一生都不会与政治脱开干系。果不其然……这些年,我一直在关注着你,默默祝愿你一切顺利。直到不久前在省实老三届的文章里看到了你的名字,我知道,那已经过去了!还是那次在你家,我见到了20多年一直没有音讯的“扪屎”(门晓光)。

9、你的名字有“博”(曾博钜),而且你比我还大一岁,于是就理所当然成了我们班的“博士”。你的经典故事就是,文革中,晚上到德昌茶楼买面包吃,吃完不抹嘴。美其言曰“留住香味”。后来你到了东莞,我到了徐闻,天各一方。你还在水利部门工作吗?升了官别忘了是我把你介绍进共青团的,哈哈……

10、这是我们班的“牛仔”杨庆新,说你是牛仔,名副其实,因为你不但相貌英俊漂亮,而且是爱国华侨的子弟。你的游泳,一向为我们班争光,你在东莞游出了名堂,到了香港以后(郑重声明,你不是游过去的),几十年一直坚持游泳。记得87年你说过,你保持着香港同年龄组的游泳记录,准备向世界纪录冲击,不知是否已经实现?

11、“师爷”(伍显原),香港一别又是22年。拜读了你写给陈宏本老师的诗歌,你不愧是“师爷”!你是我们班的语文科代表,一手大字,常常是“大寨红花遍地开”(老师红笔圈出写得好的字)。你一上中学,就已经是名人,因为你有个英雄的姐姐——中国第一代女飞行员——关永强老师给我们介绍的。

12、“蔡伯”(蔡颂雅),四十多年前你是我们班的老伯,因为你老成,而且富态。现在,我们也都成了老伯,大家平起平坐了。这也是我68年分别后第一次见到你,一切还好吧?

13、“萍姑”(赵崇萍),我们一直不明白你的父母为何给你取了个带女孩子意味的名字,是否怕男孩子不好养?还记得吗,“文革”前闻名的广船民兵女炮班在“文革”中开炮打中了太古仓,我们组织同学去义务劳动清理糖仓。那时白糖都要凭票购买,哪里见过这么多白花花的白砂糖。我记得你一边清理,一边往嘴巴里塞白糖,还念念有词“有NUO(糖仓被炮弹击中起火,烧了许多白糖)……

14The last but not the least!“肥巢”(陈浩祥)。我们俩同姓,你是我的大哥。你没有和我们大部分同学那样到东莞或到徐闻,而是投亲靠友,到了家乡。你比我们都早结婚,早生子。据说你有三个儿女,应该是我们九(2)班的“英雄父亲”了吧。别忘了,我还是你的入团介绍人。

其实,还有许许多多的故事,为了不占用大家太多的时间,还是就此打住吧。

对九(2)班的女同学说声对不起,尽管我也有一张男女同学的照片(见下图),但照片中还有两三个叫不上名字,还在搜肠刮肚,整理记忆。

 

照片·花名·轶事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此文权当抛砖引玉,希望九(2)班的同学和别班的同学也来说说你们的故事。

 

                                                                                               陈家基

                                2009年8月22于南非约翰内斯堡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