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荒诞小说《时空穿梭机》22:忏悔之旅之剃阴阳头  

2014-11-27 01:27:45|  分类: 荒诞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荒诞小说《时空穿梭机》20:忏悔之旅之回到文革2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网络图片       
        
        甜醋问阿怪是否还记得在操场上给“牛鬼蛇神”老师剃阴阳头的事,阿怪说,怎么不记得,这是当年学校的一件大事。
        甜醋说,“那你知不知道那次行动是我策划的?”
        阿怪说,“这倒不知道。不过,那天我没有看到你动手剪啊?”
        “精人动口,笨人动手。”
        接着,甜醋讲起了另外一段经历。

        我回到了虚幻世界的1966年的八月。
        那一天,传来了北京红卫兵刮起破四旧风暴的消息。我们几个学雷锋小组的成员正在相互理发。我们在讨论,北京的红卫兵行动了,我们也不能落后。有人记起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讲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有人提议,给学校的牛鬼蛇神剃阴阳头,狠狠刹刹他们的反革命威风。
        我对自己的这几个知心同学说,他们都是曾经教过我的老师,即使是犯了错误,也是要教育他们,改造他们,不能对他们进行精神和肉体的凌辱。好不容易说服了这几个同学。
        过了一会儿,有个同学来对我说,“班长,隔壁班来向我们借理发工具。”  
        我知道在真实世界里的这一天,确确实实发生了剃阴阳头时间,于是我把好用的推剪藏到抽屉里,编了个借口说剪子钝了,没有办法剪。谁知道他们说,给牛鬼蛇神剪头发,不用好剪子。
        接着发生的一切,就如同当年在真实世界所发生过的那样,全校师生集中的操场上,里三餐外三层地看着那些“牛鬼蛇神”的老师一个个斯文扫地:那是和蔼可亲平常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地理老师,那是剪着短发非常精神的英语老师,那是......转眼间,男老师一个个被那钝钝的刀剪剪得像狗咬一般,女老师被剪去半边的头发......
        虚幻世界里这一切就像是真实世界中发生过的事情的重演,只不过,这回的导演不是我......
        我看不下去了。我偷偷地钻出了人群,回到家拿了一顶工作帽,然后回到学校。 
        天黑了,这些被剃了阴阳头的老师们才慢慢离开学校,在夜色中脚步匆匆地回家。  
        我跟在英语老师的后面。我看到她尽量贴着路边走,因为那一面的头发被剪掉了。  
        走了好一段路,我加快了脚步追上周老师,轻轻地喊了一声:“周老师!”  
        老师停下脚步,诧异地望着我。我把手中的帽子帮老师戴上,然后说了声“老师保重!”
        我不敢直视老师的眼神。
        我掉转身子就匆匆离去。
        走了很远很远,我才敢回过头看一看,在不是很明亮的灯光下,我看到周老师还呆呆地站在那里......
        尽管在现实世界里,在几十年沉重的思想负担以后,我曾经通过电话向移居大洋洲的周老师坦诚承认了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并得到了老师的原谅,几十年来我一直记得当天老师被剪阴阳头时那滚滚的热泪和无助的眼神。

        听到这里,阿怪说:“你看看,我不是说过你吗,你能改变已经发生过的事吗?就算你不去组织这次剃阴阳头事件,它一样会发生。你回去真是多X余!”
        “不,不多余!起码,我做了无愧于自己良心的事,我下半世不用再为此受良心的谴责。”
        “好好好,我不和你争,你还回去做了什么?,都讲来听听。”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