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荒诞小说《时空穿梭机》11:龙凤团圆之龙舞凤鸣  

2014-11-04 20:17:34|  分类: 荒诞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荒诞小说《时空穿梭机》11:龙凤团圆之龙舞凤鸣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玉雕《龙跃凤鸣》

        龙哥乘坐的时空穿梭机停在洛杉矶郊外的一座小房子的院子里。这是龙哥父亲早年买下,龙哥当年在美国住的地方。
        从龙哥走出穿梭机的那一刻起,他变回了1979年那个25岁的浑身充满活力和朝气的阿龙。阿龙打量了一下环境,一切都没有变。他迅速把穿梭机推进车库里藏好。 
        掏出钥匙开了门,打开灯。
        房间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有条。阿龙知道,这是凤君帮他收拾的。他脱下外衣,一头躺倒在床上。枕头边,被单上,似乎还留有凤君惯用的香水那淡淡的清香。
    阿龙依稀记得,他第一次吻凤君时,就喜欢上了她耳根下和脖子上这种茉莉花香味,这和以前他接触过的那些女人的浓烈香味截然不同。“你真是个花仙子!”这是粗心的阿龙和凤君交往的几个月里对凤君唯一的称赞。为此,凤君高兴了好多天。
        “铃铃铃”,床边的电话响了。阿龙拿起了电话。
        “阿龙,今晚有空吗?”电话那头是凤君柔和甜美的嗓音。
        阿龙的潜意识里记起了他当年曾经整天顾得和自己的兄弟在外面”蒲“(粤语”泡“),常常冷落了凤君。他告诫自己,这次回来决不能故伎重演,一定要将功补过。
        ”小凤,我正想打电话给你,我今晚陪你,你说去哪里?“
        电话那边迟疑了,显然,阿龙这样爽快的回复让凤君感到意外,她对于阿龙宁愿和兄弟们去饮酒飙歌已经习以为常,对于阿龙常常找理由不愿陪自己也当成是家常便饭。即使是两人一起出去,阿龙一个晚上感兴趣的话题还是他的猪朋狗友的奇闻异事。
        ”小凤,说话呀!你怎么啦?” 阿龙关切地问道。他深深知道,过去当年太混账了,一点都不注意不关心女友的感受。
        “没有啥,我很高兴你今晚有空。”听得出,凤君这次是喜出望外。
        “那十分钟以后我来接你好吗?“
        “好的!不过给我半个小时,我得换换衣服。”  
        “那也是,我也——”阿龙停了下来。是呀,以前她每次和凤君出去,都是牛仔裤,T恤衫,从来不注意仪容外表,还美其名曰“打仔”就得有打仔的样子。
        放下电话,阿龙马上翻箱倒柜想找件像样的衣服,可翻了半天,除了练功服,就是牛仔裤,休闲服,实在没有能够衬得上凤君的衣服。他马上开车到附近一家服装店去买。临出门,他给餐厅老板打了个电话。
        半个多小时以后,阿龙来到凤君门前,轻轻敲开凤君的门。
        凤君拉开门,“阿——”,“龙”字被她吞回肚子里去了。她犹豫着问道:“请问先生您找谁?”
        阿龙笑容满面地说:“我是阿龙啊!怎么,才三天就把我忘了?”
        凤君仔细看看,笔挺的西裤,略显窄小的衬衣,锃亮的皮鞋,身上从来没有过的香水味,亲切的笑容,温柔的语调,这些虽然很陌生,但那轮廓,那眉宇果然是阿龙。于是她一头扑在阿龙怀里,两人就在门口忘情地亲吻起来。
        凤君是那么的投入,一次一次亲个没够,因为她今天终于看到了那个她曾经热切期待改头换面的阿龙。
        阿龙是那么的投入,一次一次亲个不停,因为他今天终于得到了那个他曾经擦肩而过悔恨终生的凤君。
        凤君醉了,她在幸福中害怕她得到的幸福会稍纵即逝。 
        阿龙醉了,他在幸福中知道他要把这种幸福变成永远。
        ”你的Diorissmo真香!“
        ”这香水名你也知道?“两人呢喃耳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凤君娇嗔地说,“我喘不过气了。”
        阿龙这时拧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喃喃自语:“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他们来到以前常去的中餐厅。阿龙忙不迭地给凤君拉开椅子,又细心地把凤君的外衣放好的椅背上。
        凤君仔细地注视着眼前的阿龙的一举一动。是啊,距离上次见面才三天,阿龙像变了一个人。“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凤君内心暗自欢喜。
        “小凤,我给你点了你最爱吃的牛肉烧卖和虾饺,还要什么?”
        “不用了。”
        “有无搞错,不是看到我这副丑样不用吃就饱了吧?”阿龙突然控制不住自己,又变回了以前的阿龙。话刚出口,他马上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吐口水讲过。我喜欢看你吃烧卖和虾饺样子,真斯文好看!”这是他心底里由衷的话语。当年,阿龙和凤君上茶楼,点的烧卖和虾饺,一大半被阿龙横扫,阿龙一口一个,即像猪八戒吃人参果,又应了一句广东话“牛嚼牡丹”。
        在以后的三十多年里。每当他上茶楼,眼前总会浮现出凤君把烧卖含在嘴里,闭上嘴唇慢慢嚼慢慢咽的淑女吃相。
        “别光顾着我了,你呢,还是来两碟凤爪?”凤君问道。
        “别别别,我从今以后不吃凤爪了,凡带‘风‘字的都不吃。“阿龙便说边伸手拿过凤君那纤纤白手放在嘴边轻轻吻了一下,”除了这一只。“
        ”讨厌!“凤君心里像吃了蜜。
        这一顿,他们吃得很慢,凤君总是停下嘴,仔细端详眼前的阿龙。
        饭后,侍应生照例送上水果。阿龙一看菠萝,连忙叫侍应生换掉。 
        凤君不解。”这不是你平常最爱吃的吗?“
        ”小傻瓜!台湾把菠萝叫’凤梨‘。我不喜欢这个叫法。我不许你这只凤离开我!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阿龙动情地望着凤君,不知什么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戒指。他单脚跪地,对凤君说”小凤,嫁给我好吗?“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尽管她盼望这一天已经很久,而当幸福降临时,她反倒有点措手不及。她呆呆地望着阿龙,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我愿意!“她几乎听不见自己哽咽的声音。
        阿龙吹了声口哨,餐厅里响起了凤君的成名歌曲《幸福降临的时候》,阿龙把戒指戴到了凤君手指上。
        这时,既是阿龙的朋友又是凤君歌迷的餐厅的老板手捧着一束鲜花来到两人面前。”你可以吻新娘了。“他学着牧师神父的口吻对阿龙笑道。
        阿龙捧起凤君的脸,凤君紧闭双眼。阿龙使劲地吻。
        他又一次醉了。他知道,这真爱,是他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才明白才得到的。

        究竟龙哥和凤君如何度过这现代时间的三天荒诞世界的三十年,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回:小城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