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与转载)《色.戒》与The Spyring(续2)  

2014-02-25 14:49:18|  分类: 双关译法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1丢失了)

(明報)  2008/03/02

看張﹕The Spyring很不張愛玲
《色.戒》英文原版出土

【明報專訊】李安電影《色.戒》雖失意奧斯卡,卻在華文世界掀起一片曠日持久的張愛玲熱。香港英文文化雜誌《瞄》趁此熱潮,在三月號全文刊登了張愛玲從未發表的原著小說《色.戒》英文淨本The Spyring。

The Spyring暫譯《諜戒》,是張愛玲少有的英文寫作。《瞄》稱此作「比《色?戒》更狠、更冷、更絕情」,該刊總編輯,文化評論人林沛理接受本版專訪,解說張愛玲專輯的發想與處理。

The Spyring的發現源於香港大學新聞及傳播研究中心總監陳婉瑩,牽引林沛理往訪剛發現此淨本的張愛玲遺物管理人宋以朗。這5000字短文,寫成於 1950年代張愛玲抵美初期,與她經過多年反覆改動的《色.戒》相比,更展現了張愛玲構思這對間諜與特務故事的最早構思。

張愛玲之於華文讀者的地位早已毋須分說,然而她的英文寫作至今仍未為人所知。乘《色.戒》電影餘溫未減,於中西文化交匯的香港,林沛理說宗旨「並非為已信者傳教」的《瞄》,要將文化、文學傳揚的對象,正是未曾讀過張愛玲的中文作品卻因電影而好奇的英語讀者──在宋以朗家中,林沛理還發現以短篇聞名的張愛玲,亦以英文寫成長篇:The Book of Change(《易經》)、The Fall of the Pagoda,還有以張學良年少愛情故事為藍本的Young Marshal 。都是數以十頁計的大部頭,可見張愛玲對自視為英語作家,抱有怎樣的野心。然而張愛玲在美國文壇卻被冷待,即使The Spyring曾交予她文學代理人、原來美國新聞處上司McCarthy,卻始終不獲出版。《瞄》的《諜戒》專輯除刊出The Spyring原文打字機手稿,更請得李歐梵撰文導讀,林沛理亦親自評論張愛玲的英語書寫。

比《色.戒》更無情的男性書寫

在她的中文小說國度,張愛玲是全知的神,隨意出入女主角內心,披露她們頑抗世界的強烈心聲,展露創造命運的能力,是張愛玲對女性自我意識的歌頌。「亦由是,《色.戒》之所以『很不張愛玲』,是因為王佳芝是云云女角中最缺自我意識的,甚至流於任人擺佈」。張迷林沛理形容為王的失語 (Voicelessness)。與《色.戒》相比,《The Spyring》是由男人角度出發,特務男主角戴先生的故事。「女主角李小姐告之要逃走時,戴先生赫然一驚,身子往李小姐身後一縮,想拿她作掩護,比《色.戒》更冷絕無情。」林沛理指,這就使The Spyring成了張愛玲的男性書寫了。

而英文,恰恰是張愛玲女性主體發不出聲的原因。英語作為張愛玲的非母語,儘管她已經相當掌握──當中不乏筆誤──但對文法卻謹而慎之,犧牲了語言的創作。林沛理稱張愛玲是位散文家,所寫的是抒情散文,在詩意的中文書寫裏她能自由想像,然而英文卻是高度理性的語言,被時態、語調等文法拘束。

林沛理引了《色.戒》中最廣為引用的句子說明:「一種失敗的預感,像絲襪上的一道裂痕,陰涼地在腿肚子上悄悄往上爬。」而在The Spyring裏,卻是:「A sense of failure began to make itself felt, like the creep of a ladder up a nylon stocking。」去掉主觀感覺,連同細膩敏銳的女性主體也失去。

被了解的渴望,使張愛玲受綁於約定俗成的文法社會規範,她寫出的「文法正確」的作品,卻不如在中文世界中肆意飛縱了。在英文這語言上的「他者」裏,張愛玲只好採用主守(defensive)的書寫策略,寫作「男性」這另一極致的他者了。

文/鄭依依

(明報)  2008/03/02

《諜戒》與《色.戒》
《瞄》三月號

(原创加转载)《色.戒》与The Spyring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明報專訊】從《諜戒》到《色.戒》,兩者故事大綱大致相同,除了男女主角的名字從李霜露(音譯)和戴先生換成王佳芝與易先生外,李歐梵教授還在情節上,找出三處重要的差別。

王佳芝與同學密謀暗殺特務頭子,在The Spyring 裏從未提及王佳芝由性而生的愛,《色.戒》裏有突兀的「到女人的心裏通過陰道」,電影更是大書特書,但英文小說中沒有寫到在種種密謀中,隱閉的人性風暴。此外,在張愛玲的打字原稿中,可以看到故事原名是 Ch’ing K’e! Ch’ing K’e! ,意即《請客!請客!》,據後來張愛玲與宋以朗父親、張的友人宋淇書信往來可見,小說易名The Spyring 是宋淇建議,「他究竟對後來《色.戒》貢獻多少,甚至是否合著作者,也是可以考據的。」林沛理提出。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