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公务活动翻译的小故事4:风光与狼狈  

2014-07-20 12:34:44|  分类: 翻译与翻译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从事翻译的经历中,大多数时间只不过是充当沟通的角色,默默无闻。但也有过风光的时刻以及狼狈的光景。
        2005年,我们组织过一次南非矿山安全的专家到山东省进行交流。我是南非代表团的翻译。
        这一天,山东省常务副省长会见南非代表团。按照惯例, 中方在会见外方代表团时,必须有中方自己的翻译。会见前,省外事办负责人对我说,他们就不派翻译了,双方的翻译均由我来当。
        我知道,这样的做法是不符合外交惯例的,因此向省外事办提出,我可以当南非方的翻译,但中方的翻译还是请他们安排。
        省外事办的负责人以前曾经和我打过交道,知道我在2002年招远黄金技术交流会以及这次与山东作交流时我的翻译水平,就说对我的翻译水平放心。他们并没有把我看做外国人,而是把我看做是国家外专局的人员(我们是中国国家外专局的境外工作渠道的人员)。
        于是就出现了少有的在外事会见时,副省长后面没有中方翻译的场面。(找到照片后补发)

(原创)公务活动翻译的小故事4:风光与狼狈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原创)公务活动翻译的小故事4:风光与狼狈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但我也曾经有过十分狼狈的翻译经历。
        大约是2007年,国家卫生部一个艾滋病考察团访问南非,我们安排他们进行了几次公务活动。这次公务活动是历年来我感到最棘手和狼狈的一次。
        首先是安排和南非卫生部的会见。在姆贝基担任总统期间,他对于南非的艾滋病的病因采取了一种怀疑和否认的态度,因此凡是涉及艾滋病的问题,在南非卫生部都是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在联系公务活动的过程中,卫生部就一再询问中国代表团访问的目的,我一再强调,这纯粹是一次交流,是学习南非的先进经验。很不容易他们同意会见代表团,但只是级别很低的人士出面。在会见前,我已经向中方提出,不要涉及南非政府不愿意谈的问题,结果还算勉强满意。
        第二次的尴尬场面是参观一个艾滋病病人社区关怀中心。一群白人志愿者接待了代表团。这天天气很热,主人准备了大瓶的可乐饮料和杯子,然而,这些中国卫生部门的人员没有一个人碰杯子,只有我一个人给主人面子,拿起杯子喝。其实,这些饮料是刚买回来的,我也肯定这些杯子事前经过消毒。专业人士都知道,艾滋病病人接触过的物体不可能传播艾滋病病毒,共同进餐、握手等都不会传染艾滋病。这些代表团成员拒绝拿杯子喝水,只能被认为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最狼狈的是我们安排的一次和南非性病与传染病研究所的会见。这次谈的全部是非常专业的内容。我这个“万金油”应付过许许多多的领域的翻译,这是最难的一次。如果只是一个句子或一段话中偶尔一两个单词不懂,还可以向讲话人询问,弄清楚了意思再表达,尽管不一定很专业的说法,但听话人能够明白是什么意思。这次简直就一个“蒙查查”。一大串的专业词汇,根本就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幸亏团里有一个团员是曾在美国读过医学博士,英语很好,我只有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听不懂,厚着脸皮请他翻译,我乖乖坐一旁洗耳恭听。
    这是我最难忘的公务活动的经历!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