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纪念已故南非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纳丁·戈迪默  

2014-08-13 12:12:01|  分类: 《艾滋病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纪念已故南非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纳丁·戈迪默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2014年7月13日,南非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纳丁·戈迪默在家中安详逝世,享年90岁。
        以下资料是从网上下载。
1923年11月20日,纳丁·戈迪默出生在南非约翰内斯堡附近多有犹太人和黑人的矿山小镇斯普林斯,对有色人种的痛苦和白黑二种人的争斗多有身同感受。上小学以后,她广泛阅读,深受美国左翼作家厄普顿·辛克莱的影响,意识到种族隔离制度给黑人造成的及由此对白人自身造成的危害。九岁时戈迪默开始写小诗和小故事,刊登在当地报纸的儿童栏里,13岁时,在约翰内斯堡《星期日快报》儿童版上发表名为《追求看得见的黄金》的寓言故事,深受好评,从此自觉地爱好写作。十五岁那年,她的第一篇小说《昨日再来6在约翰内斯堡一家周刊上发表,据她自己说,“这是一篇写大人的故事”。二十三岁那年,她进入约翰内斯堡的威特沃斯特兰大学学习,二十五岁那年,她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面对面》问世,同年开始一次短暂婚姻,生下一女儿。1950年她的作品在美国几家刊物上发表,反映强烈,美国出版商纷纷向她约稿,1952年美国出版了她的短篇小说集《毒蛇的温柔声音》,1953年,纳丁·戈迪默发表第一部长篇小说《说谎的日子》,《纽约时报》称赞它“洞悉人生、思想成熟、笔法新颖自然、独具个人风格,堪与弗吉尼亚·伍尔芙的作品媲美。”这标志着欧美文学界对她的重视,她从此主要靠笔耕为生。[1] 
1954年,她与商人荣因霍尔德·卡塞尔结婚,同年她第一次访问埃及,接着开始在非洲大陆的旅行,1956年,她出版短篇小说集《六英尺土地》;1958年,出版长篇小说《陌生人的世界》,该书歌颂了白人与黑人之间的友谊,也揭示了黑人随时可能遇到的危险,因此,在南非遭禁达十年之久。1960年到1965年,她分别出版了短篇小说集《星期五的足迹》和《不是为了出版》以及长篇小说《爱的时机》。1966年,她又出版了长篇小说《已故的资产阶级世界》,其主题是: 种族隔离政策使白人和黑人同时成为牺牲品,该书在南非遭禁达十二年之久。1971年,她又出版短篇小说集《利文斯通的伙伴们》、长篇小说《贵宾》。《贵宾》因写了白人与黑人之间的矛盾,也写了黑人集团之间的争斗,引起业界重视而获得詹姆斯·莱特·布莱克纪念奖。1974年,出版长篇小说《自然资源保护论者》,获布克文学奖。53岁时又出版短篇小说集《小说选》,获法兰西国际文学大金鹰奖,同年另出小说选《一个确定的星期一》。1979年,出版长篇小说《博格的女儿》,该书写的是一个南非白人共产党领袖的女儿继承父志勇敢抗争的故事,曾被禁四个月。1981年,出版长篇小说《七月的人民》,这是她后来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决定性作品之一,1987 出版了长篇小说《大自然的游戏》,1988年出版随笔集《根本的姿态》,1990年出版《我儿子的故事》,参加非洲人国民大会组织,这是“多年来与之共同斗争”的结果。[1] 199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我和纳丁·戈迪默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但无缘和她交谈,相识失之交臂。
2005年4月7日晚,南非塔费尔堡(TAFELBERG)出版社与EXCLUSIVE书店在约翰内斯堡海德公园商业中心的EXCLUSIVE书店为南非最高上诉法庭法官爱德文·卡梅伦的著作《艾滋病证人》举行的约翰内斯堡的首发式。
作为此书后来的中文版译者,我也应邀参加了首发式。在首发式上见到了纳丁·戈迪默。她是《艾滋病证人》一书的作者爱德文·卡梅伦的朋友,为《艾滋病证人》一书写下了一篇评论,其中说到:

“倘若真理是美丽的,那么这本带着残忍的光辉和充满希望的书也是美丽的。倘若我们对所有南非人以及所有生活在受到HIV/艾滋病严重威胁的世界里的人们的更美好的生活的可能性充满渴望,我们可以依赖这本书的内容。”

在首发式上,她的发言就是这篇评论。

(原创)纪念已故南非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纳丁·戈迪默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纳丁·戈迪默在《艾滋病证人》首发式上发言

(原创)纪念已故南非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纳丁·戈迪默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艾滋病证人》作者与译者,后面是纳丁·戈迪默

 首发式后,我曾经和爱德文·卡梅伦联系,希望通过他得到纳丁·戈迪默的授权,翻译她的作品,后来得知因为其作品均已授权出版社代理,我的意愿未果。

如今纳丁·戈迪默逝去,但她那天晚上的的音容笑貌仍在我的耳边眼前......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