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公务活动翻译的小故事9:与南非宪法法院大法官的会面  

2014-08-15 01:59:59|  分类: 我的翻译实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是2005年,某省司法厅组织了一个考察团来南非,要求我们安排一次与南非司法界的交流。
        这一类的活动实在不容易安排,因为这并非很正式的交流,只不过是为了公费旅游而作的点缀。如果是正式的认真的交流,必须通过大使馆,外交部,层层的联系,十分繁琐。我想到了我的朋友——南非最高法院法官埃德温·卡梅伦,我因为在翻译他的《艾滋病证人》和他有联系。埃德温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他给我们安排了去南非宪法法院拜访他的朋友萨克斯大法官。
(原创)公务活动翻译的小故事9:与南非宪法法院大法官的会面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身穿大法官袍的前南非宪法法院大法官萨克斯

        这位大法官我曾听说过。他是南非的一位传奇人物。他从青年时代开始就积极投入到反对种族隔离的斗争中去,为此,他曾经被白人政权视为眼中钉,在一次针对他的汽车爆炸谋杀案中,他失去了一只手和一只眼睛,并曾被迫流亡国外二十多年。民主南非成立后,他被曼德拉委任为宪法法院大法官,主持了有被誉为世界上最好的一部宪法——南非宪法的起草工作。

(原创)公务活动翻译的小故事9:与南非宪法法院大法官的会面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独眼独臂的前南非宪法法院大法官萨克斯

        能够和这样一位传奇人物见面交谈,是十分难得的机会。
        这一天,我们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位于约翰内斯堡宪法山的宪法法院。南非的宪法法院的前身是曾经是种族隔离时期一个臭名昭著的监狱。宪法法院建于此地,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车子来到宪法法院的门口,只见正面的一幅墙壁上用南非国旗上的红绿黄蓝四种颜色,用南非的十一种官方语言所书写的“宪法法院”的字样。

(原创)公务活动翻译的小故事9:与南非宪法法院大法官的会面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用南非11种官方语言书写的“宪法法院”

        萨克斯大法官早已经在他的办公室里等候我们的到来。我们一进门,见到的是一位身穿法袍精神利索的独臂老人(题图)。他开门见山做了自我介绍,说他青年时代曾经访问过中国,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然后他告诉我们他要给我们唱一首歌。他一开口,原来是用英文唱中国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我们大家一边合着节奏拍手,一边用中文和他一起唱。
        唱完以后,萨克斯法官很简单地向我们介绍了南非的司法制度以及南非的新宪法,并送给代表团一些为宣传新宪法而编写的图文并茂的普及读物。
        因为这天宪法法院要受理一个关于酒类销售管理条例的案子(这就是他身穿法袍的原因),面谈很快就结束了。萨克斯法官邀请代表团全体成员进入宪法法院的旁听席旁听这个案子的审理情况。
        这天是萨克斯法官主持。他的开庭时特别向全体法官和庭上的所有人员宣布:“今天我们特别邀请了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远道而来的司法界的同行旁听我们的庭审。”大家随着他的左手所指的方向向我们所在的旁听席望过来。我们向他们点头示意表示感谢。
        由于是严肃的庭审,恐怕会有干扰,我也不敢向代表团做翻译。过了一会,我们就悄悄地离场了。

(原创)公务活动翻译的小故事9:与南非宪法法院大法官的会面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从旁听席上看宪法法院
 
        这是一次非常难忘的经历。可惜我忙于翻译,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代表团倒是拍了不少可以回去报告贴金的照片,我要求他们把和我有关的照片发给我,他们一口答应,十分爽快。
        然而时至今日,我i还没有收到那怕是一张照片。无奈,为了写此文章,只好从网上下载照片。
 
延伸阅读:
恢复性正义是司法的终极目标
——南非曼德拉亲密战友萨克斯大法官在清华法学院演讲侧记

( 2013-12-25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学院
(原创)公务活动翻译的小故事9:与南非宪法法院大法官的会面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图为讲座现场
(原创)公务活动翻译的小故事9:与南非宪法法院大法官的会面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图为王振民院长向萨克斯博士赠送清华书画


  □本报记者蒋安杰
  2013年12月19日,南非新宪法主要缔造者、南非宪法法院前大法官、前总统曼德拉的亲密战友、著名律师萨克斯(Albert Louis Sachs)先生访问了清华大学法学院并为师生做了精彩演讲。演讲题目为“一个叫亨利的人——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为何选择)恢复性而非惩罚性正义”(A Man Called Henri: South Africa‘s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Restorative rather than Punitive Justice)。
  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主持了演讲会,介绍了萨克斯传奇的人生经历和所取得的辉煌成就。来自校内外的近百名专家学者和师生代表参加了演讲会。
  早在1954年萨克斯先生就曾访问中国,当时年仅19岁。他那时还是开普敦大学法学院二年级学生,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和勉励。此次,是他时隔近六十年第二次访问中国。讲座一开始,他就用英语熟练地唱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在场的所有听众深深为之感动,与会嘉宾和听众合着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轻轻地拍着手掌。萨克斯先生唱完后,与会嘉宾和听众以热烈的掌声表达了由衷的感动和感谢。
  演讲中,萨克斯先生回顾了他在南非反种族隔离的长期斗争中所经历的痛苦磨难以及最后取得的辉煌胜利。出生在一个犹太人家庭的萨克斯先生,从小深受父母社会主义思想和人人平等理念的影响,立志投身反种族隔离的伟大斗争中,为族群平等而奋斗。他为此选择了法律职业,到开普敦大学法学院读书。法学院毕业后,他利用法律武器与南非白人政府开展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两次入狱,后来被流放国外长达24年。 
  1988年4月7日,南非白人政府派了一个名叫做亨利的人在他的车里安放了炸弹,试图暗杀萨克斯博士。尽管他侥幸活了下来,却因此失去右臂,左眼失明。
  “不用担心,我们会为你复仇”,他的朋友写信这样安慰他。然而,萨克斯博士拒绝暴力,选择了“温柔的复仇”。他说,若能争取到民主,建立一个法治国度,活在一个可以让人享受到自由和尊严的国家,那便是最好的“复仇”,这就足够了。
  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1990年南非白人政府被迫释放了曼德拉,并允许萨克斯博士回国。萨克斯起草新宪法,利用宪法为南非建造一个自由、平等和法治的社会。他谈到,从宪法委员会的成立到南非新宪法正式颁布足足用了六年时间,其间委员会遇到了许多困难,每一个条款的背后都经历了无数次的争议。但最后委员会排除万难,成功缔造了一部以平等、自由和保护个人尊严为原则的新宪法,成为了近年来世界各国宪法的一个新样板。
  萨克斯博士说,新宪法实际上就是一部和平协议,中心思想就是坚决停止以暴力手段解决纠纷。
  新宪法颁布后的一天,1988年试图在莫桑比克刺杀他的那位年轻人亨利,突然求见在宪法法院当大法官的萨克斯博士。亨利向他坦承自己便是当年安放炸弹的人,萨克斯博士和他谈了很久。最后,当亨利伸出手想与萨克斯博士握手时,萨克斯博士向他表示,若亨利不去“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说出真相,他们便不能握手。几个月之后,萨克斯博士与亨利在一个聚会中重逢。亨利告诉萨克斯博士,他已经向“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说出了一切真相,并表示了深深地忏悔。这时,萨克斯博士伸出了左手与这个夺去他右臂和一只眼睛的人紧紧相握!
  萨克斯博士说,他与亨利虽然不会像朋友般一起看电影,但是,若有一天在巴士上遇见亨利,他还是会主动坐在亨利身旁,与他谈话问好。
  在问答环节,萨克斯博士解释了位于司法首都——约翰内斯堡的南非宪法法院为什么建立在当年一个臭名昭著的监狱之上,并保留了当年很多监狱的设施,他说这主要是提醒后人永远不要忘记历史,牢记教训,不让悲剧重演。
  讲座持续了两个小时,听众全神贯注地聆听萨克斯博士的精彩演讲,被他坚忍不拔、持之以恒、自我牺牲、乐观向上的精神和人格魅力所感染,为他既坚持原则而又宽容理性,不以暴易暴,不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而是以德报怨,以修复而不是以报复为目的司法理念所感动,尤其是他六十多年如一日,执着追求公平正义,追求法治国家的建立,这对所有法律人都是极为珍贵的教育材料,给与会师生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