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Indian怎么变成了“殷地安”?  

2015-12-27 02:25:34|  分类: 仔细咬文嚼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Indian怎么变成了“殷地安”?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美国发现甲骨文:印第安人是中国人后裔》。
        其中有一段话是这样的:
“这一段历史大家都知道,但是纣王下属在外征战的十余万精锐部队后来却去向不明,后据黑龙家出版社出版的《中华祖先拓荒美洲》一书考证,这十余万部队连同家眷以及奴隶共25万余人,经历九死一生,飘洋过海来到了美洲,据该书记载,这部分人登陆美洲后,见面互致问候就是“殷地安”一种说法是为了祝福家乡“殷地”安康,还有说法认为是为了纪念自己是殷部落所在地“殷地安阳”的人,这种说法当然是一种推测,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各种证据的支持,使得印第安人是华人后裔的理念让更多的中外学者持有,并持续的加以考证!”
这真是匪夷所思!
我有这样一段跟帖:
把Indian解释成“殷地安”则完全是牵强附会。按照这样的解释,何必舍近求远跑到美洲,到印度不是更容易吗?”
        众所周知,把美洲叫做India是哥伦布。当年他航行到达美洲,以为是到达了印度,并把美洲人称为Indian。
        这是1492年的事情。Indian一词是外来语,并非美洲本地人自己发明的用语,因此根本不存在该书作者所推测的“见面互致问候就是‘殷地安’”的可能性。
过后我用Google搜索了一下,发现已经有不少人指出这个谬误。
科学有事需要大胆假设,但这种假设不能脱离事实的基础。否则就会贻笑大方。

 附录: 

[国学探微]“印第安”不能读为“殷地安”

 
楼主:子乔 时间:2004-11-22 23:09:00 点击:1735 回复:10
 

    “印第安”不能读为“殷地安” 
  
    作者:子乔(knight.zhao@263.net) 
  
    在王大有等学者的“殷人东渡美洲”学说中,“印第安(Indian)”即“殷地安”是一个重要证据,已经有人从古音的方面进行了讨论[01],其实此说的最大漏洞并不在读音。传统说法认为,哥伦布误以为到达了印度,所以把当地人叫“Indian”,而王大有先生认为“Indian”是自称,并且提供了证据[02]。对于这些证据,笔者认为有待权威机构实地考察的证实。另外,此说显然还有循环论证的嫌疑。这些都暂且不论,本文要讲的是,它与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不符。 
  
    [01]:http://chinese.pku.edu.cn/bbs/thread.php?tid=10180
    [02]:王大有:《三皇五帝时代》,中国社会出版社,2000年,P.631-672。见文后所附。
  
    按王先生最初的说法,东渡美洲的殷人思念“殷地安阳”,故每日必说“殷地安”,犹言“家乡好”[03]。但是,“安阳”之名在商代还没有出现,它始于公元前257年,即秦昭襄王50年。《史记·秦本纪》云:“攻汾城,即从唐拔宁新中,宁新中更名安阳。”唐张守节《史记正义》引《扩地志》云:“宁新中,七国时魏邑,秦昭襄王拔魏宁新中,更名安阳城,即今相州外城是也。”商末的人怎么会知道八百年之后才有的“安阳”之名呢?这个显而易见的错误,已有不少学者指出。现在王先生也已放弃此说,改称:“商朝遗民逐岛迁徙渡海来到美洲。‘殷地安人’是他们的自称,意为中国殷商人,并祝愿殷人在新地平安。”[04]
  
    非常遗憾,这是一种顾此失彼的解释。在已出土的15万片卜辞中,我们找不到任何商人自称为“殷”的例子,商人一直称呼自己的都邑为“商”、“中商”或“大(天)邑商”,称呼自己的国家或民族也是“商”,如“尸其臣商”(《京津》1220)。这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了[05]。从统计学的角度,可以说“殷”不是当时商人的自称。称商为“殷”始见于周初金文,后世延续了这种称谓,包括部分商遗民。郭沫若认为它是周人对商的一种出于敌忾的称呼,如“支那”、“倭”一样具有贬义[06]。 
  
    [03]:《三皇五帝时代》,同[02],P.628。
    [04]:布服:《专访王大有:中国人发现美洲诸问题》,
       http://www.xslx.com/htm/shgc/sxzh/2002-11-6-11049.htm
    [05]:陈梦家:《殷墟卜辞综述》,中华书局,1988年(2004年重印),P.255-258。
    [06]:郭沫若:《古代研究的自我批判·一·丁》,见《中国古代社会研究》,
       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2001年重印),P.607。 
  
    一些著作认为卜辞中没有“殷”字,其实是有的,其字形是:一边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人(身),另一边是一只手拿着一件尖的东西对着他。徐中舒先生的《甲骨文字典》中收录了此字,认为“疑即殷字”,但释义不明[07]。于省吾先生认为此字的本义是给病人做按摩[08]。胡厚宣先生也认为此字象一个人腹有疾病,另一人手持针刺之[09]。邹晓丽先生则根据《说文》对“殷”字左半边“归也,从反身”的解释,认为它是“身份”的意思,代表大腹便便的贵族,他们在武力(殳)的打击下,反身归附称臣[10]。但于省吾先生认为《说文》的解释是错的,因为甲骨文中的“身”有的向左,有的向右,“正反互见”[11]。 
  
    可见,没有证据表明商末的商人就已经自称为“殷”了。因此,读“Indian”为“殷地安”,完全是从发音去附会。同理,“殷福布(Infubu)”、“殷家(Inca)”之类,皆不攻自破。曾有人戏言,“夏威夷”自古就是中国领土,而“阿拉斯加”用上海话解释就是“我们的家”。 
  
    [07]:徐中舒主编:《甲骨文字典》,四川辞书出版社,1988年(1998年重印),
       P.932(第一字)。
    [08]:于省吾:《释殷》,见《甲骨文字释林》,中华书局,1979年(1999年重印),
       P.321。
    [09]:胡厚宣:《论殷人治疗疾病之方法》,《中原文物》,1984年4期。
    [10]:邹晓丽、李彤、冯丽萍:《甲骨文字学述要》,岳麓书社,1999年,P171。
    [11]:同[08]。
  
    说到这里有必要解释两个问题: 
  
    第一、传世文献中有武王克商前商人自称为“殷”的例子,如《尚书·盘庚》:“盘庚作,惟涉河以民迁。乃话民之弗率......殷降大虐......”、《尚书·西伯戡黎》:“天子!天既讫我殷命。”等。但我们无法证实它们就是原始文献。比较起来,还是殷墟卜辞中反映的情况可靠。如果当时商人真的自称为“殷”,断不会在15万片卜辞中无迹可寻。其实,从《盘庚》中盘庚还未迁都之前就自称为“殷”这点看,它就不是原始文献,而是后人追记的。(子乔按:有人认为前一个“殷”为副词,后一个“殷”为形容词。)
  
    第二、卜辞中有一个“衣”字,王国维先生认为它与“殷”通用。这在卜辞中虽无直接反映,但从后世的铭文和文献看,确实如此。如周武王时期的《天亡簋》有“讫衣王祀”,“衣王”即“殷王”。《尚书·康诰》的“殪戎殷”,《中庸》作“壹戎衣”。但“衣”字也从未用作商人的自称,它有两个意思:一是某种祭祀仪式,即合祭先公先王之礼;二是地名,商王的田猎之地,如“贞:王其田衣,逐。”(《甲》1549)。既是田猎之地,当不是指国都,但相距不会太远,郭沫若、陈梦家两先生都认为是在今河南沁阳境内[12]。至于裘锡圭、李学勤、赵诚等学者把田猎卜辞中的“衣”字解释为“卒”或“合”,这里就不多作介绍了[13]。
  
    “商”、“衣”、“殷”三者的关系,似乎可以这样解释:商人因发祥于滳(漳)水流域,故自称“商”。他们在迁都的过程中,把这个名称也带给了新的都邑[14]。“衣”也是地名,在商的王畿内,离国都(今安阳小屯)不太远,商王经常在这里狩猎。“衣”地和周人的活动区域接壤——周人始居山西(钱穆说)——故周人有时以“衣”代称商,但商人并不自称为“衣”。不过“商”的称呼周人也采用,如同是周武王时期的《利簋》和《天亡簋》,前者称“珷征商”,后者称“讫衣王祀”。武王克商以后,周人为了打击商遗们的自尊心,消除他们对故国的思念,则较多地称之为“衣”而不用其正式名称和自称“商”,后来又把“衣”写作同音且可能具有贬义的“殷”。 
  
    退一步讲,按王大有先生自己的思路,还不如将“Indian”解释成“衣地安”,“衣”是纯地名而不是“殷商”,这多少还有一些根据。但即便如此,“殷人东渡美洲”之说还有其它众多疑点,远不能成为定论。 
  
    [12]:郭沫若:《古代研究的自我批判·一·丁》,同[06];
       陈梦家:《殷墟卜辞综述》,同[05],P.259-262。
    [13]:于省吾主编:《甲骨文字诂林》,中华书局,1996年(1999年重印),
       P.1903衣。
    [14]:王玉哲:《中华远古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P.174。
  
  
    作者:子乔(knight.zhao@263.net) 2004.10.18 
  
  
    附:王大有先生关于“Indian”是自称的证据,整理自《三皇五帝时代》P631-P672(大意)。对于这些证据,笔者暂无从查证,故文中只能回避,希望读者了解这一点。
  
    【在1908年的墨西哥革命中,有311名华侨被杀。1910年,清政府派欧阳庚为特使前去索赔。我国学者罗振玉、王国维委托他查证“华侨中有无殷人东迁的痕迹”,并由摄政王载沣批准。
    欧阳庚到达墨西哥后,有居住在墨西哥奇瓦瓦(CHIHUAHUA)州奇瓦瓦市奇瓦瓦村的印第安殷福布族人(INFUBU)围住使馆情愿说:“墨西哥革命时,杀死印第安人750名,这些印第安全是中国血统,殷人后裔,叫殷福布族,是3000年前从天国经天之浮桥岛到这里的。请求清政府保护索赔。”欧阳庚喜出望外,遂请示载沣。载沣没有理会,批复道:“印第安INFUBU族自称为中国人,于法无据......华侨之中既无殷民东迁之事证,传闻难作三千年前之历史。清驻墨国特使馆结束,欧阳庚调驻巴拿马第一任总领事。”(此档案现存台湾阳明山档案保管处)。但是欧阳庚坚信,罗振玉、王国维两位大师必然是在研究中发现了蛛丝马迹,才委托他查证“殷人东迁”,所以他并没有就此收手,进一步查证,他请了一名印第安人作仆人。
    1922年,欧阳庚任中华民国驻智利第一任公使。有一天印第安仆人劈柴伤了手指,他没有去医院,而是把欧阳庚四岁的儿子欧阳可亮带回自己家里,天天用欧阳可亮的尿治伤,口服外用,伤口竟然迅速愈合。欧阳可亮天天听印第安人见面时问候说“YINDIAN”。后来,欧阳庚又从仆人那里知道了许多印第安人的古老传说,这些传说竟然与中国殷商时代的某些人物、事迹吻合,比如HOSI王(攸侯喜)、MOCHE王(嫫[虍且])、涕竹、炮烙火刑等等。 
    欧阳可亮长大后,秉承父志,继续研究殷人东渡这一课题。1991年,旅居日本的73岁的欧阳可亮老人找到王大有,无私地把第一手资料提供给他,并嘱咐他,一定要在1992年10月12日“哥伦布发现美洲500周年”之前,向世界人民宣布,美洲土著是“殷地安”人,推翻哥伦布给国际史研究造成的混乱。】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