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转载】假如当年我任教九(二)班  

2015-02-20 19:1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广东实验学校《假如当年我任教九(二)班》
假如当年我任教九(二)班 - 广东实验学校 - 省实老三届

假如当年我任教九()

    

将临9月,放过暑假的学生就要开学了。我不禁想起19659月,送走首届毕业班后,照惯例,科任教师原班人马重新一个轮次,从九年级再带两年到十年级毕业。可是因九()班的班主任调走了,教导处要我接任这个升上来的十()班,故此没到九年级来。

 

(一)

    几十年后,去年接触了老三届校博,未几,就让博友精彩的文章所吸引住,好几个陌生的名字很快便熟悉了,触着我撰写「桃李歌」的冲动,正篇十歌所写10个学生中,陶萌萌、伍显原、陈家基、陈紫芝4个,我并不知道他们同在九()班,竟比我所写教过的首届十()班学生还多了一个。

    也许冥冥中注定有缘。前年我写了一篇自传式的流水记事散文「墨渍路痕」,只在亲朋中传阅,破例送两名学生过目,一位是罗斯宁,另一位就是陶萌萌,我只知陶与李淑萍同届,于是请淑萍转交;没想到罗斯宁打来长途电话谈看法,陶萌萌过后也随同学来访,两位好文之人都鼓励我扩大写成像样一点的自传体散文,我果然在翌年由13,000字扩大成28,000字,完成我此生篇幅最长的文章。

    第一次见伍显原,是刘家华作介绍:「他就是伍显原,师爷,九()班的语文科代表,写文章了得,张老师你也称赞他的征联写得好。」果然名不虚传,一见面就平平仄仄七歌八庚谈得起劲,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慨!尔后显原来我家多次,和了「徐徐渐去」:「梦回又返生身地,魂断他乡是故乡。」乃知音者之笔!

    陈家基的「辛卯兔」征联是我刚接触校博的作品,顿时眼前一亮,惊叹省实学生中有此奇才!及至他从南非返穗途经香港,陶萌萌引他和我见面,「足足四十秒钟的握手」,虽然从未谋面,却似多年深交!在很多场合,家基都给我宽仁的深刻印象,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值得一提的是,我与显原、家基并非互相吹捧,对一些问题看法不尽一致,甚至可说存在矛盾,但这绝不妨碍彼此互相尊重,我认为这是最可贵的。

陈紫芝的「挲玉」揭开越洋诗话的序幕,尔后,太平洋上空频传邮件的电波,最近一次,以「精诚至处福齐天」和我的「何妨独臂向苍天」,更见诚挚。短短一年的时间,紫芝刻苦自学律绝,虚心请教别人,有了长足进步,九()四个活跃的博友,惟紫芝未见面,我想会有这一天的!

 

(二)

    假如当年我真的到九年级,而且恰巧就任教九()班,会是怎么样的局面呢?陶伍双陈语文精英(九二班藏龙卧虎,恕未尽录)既聪颖又鬼马,不让须眉的巾帼双雄竟可在众目睽睽的新春团拜时把虽瘦却有刚阳气的大公鸡关进笼子,塞在车尾箱,运往豪贤路肉菜市场卖了!不知当年「高人一等」的陈宏本老师如何招架?不过老实说,张某倒是很欣赏这股少年人的纯真气质,会「玩埋一份」哩!

    十年一贯制的高中部,语文科组要求教师不要什么主题思想、写作技巧照本宣科一番,而是要启发学生独立思考,锐意创新,为此在课本的基础上融进红楼三国水浒,乃至唐诗宋词元曲,都是允许也必要的。记得一次讲到有关文艺阶级性这个枯燥而深奥的道理时,我讲了一段笑话:

    大雪天,三个达官贵人吟诗赏雪作乐。御用文人起个头「大雪纷纷下地」,当官的马上奉迎「都是皇家瑞气」,做皮毛生意的商人接着说「再下三年无妨」;此时在门外冻得发抖的乞丐怒目圆睁地结了尾「放你妈的狗屁!」粗俗一点,胜过讲一大套文艺理论。脑筋灵活的九二文才们肯定能谙熟其妙的。

    作文课大有学问,两节课完成六至八百字的文章,难不倒满肚墨水的mm们,反而如果mm大发神威,洋洋洒洒五六千字,老师批改可就惨了,偶尔踩着西瓜皮,一泻千里,教师也可在教学相长中提高,诚一乐事也。

    一般来说,我比较鼓励独树一格,标新立异,循规蹈矩的MC也许不及鸡常有神来之笔。但相对来说,鸡的底蕴未及陶伍深实,不敢担保不会失手。老师也有失手的时候,不足为怪也。

    回眸半世纪前,作文的命题可能有几道:

    「我与共和国同龄」

    「书本的回忆」

    「月夜」

「明年此刻」

 

(三)

    任教九()班语文课,也许这比找六七个阿婆跳「愉快的学工一课」舞蹈更「天方夜谭」。

    假如时光真的能倒流,再和一群风华正茂的九年级学生一起生活、学习,我第一节课该布置什么作业呢?既然是天方夜谭,那就乘着刚刚结束的馔肴满台的刘莲人名征联之余兴,穿梭于时光隧道,把二十一世纪电波银键的校博这项有益有趣的活动,带回上世纪六十年代须榕白兰的平山堂去吧。

    1965年是蛇年,我刚好也属蛇;而几十年后,瘦鸡每年都别出心裁地作生肖征联,兔联、龙联都很精彩,半年后蛇年到了,瘦鸡又有何杰作?我正拭目以待,金蛇、银蛇、灵蛇?然而,诸如毒蛇、恶蛇、蛇蝎就怎能登大雅之堂?不过还有半年,瘦鸡可慢慢斟。

我抢先撰一蛇联,算是推迟了四十七年布置的一则家庭作业:

水漫金山寺,许仙独爱白青蛇。

    下联征求上联,九()班时还是「青出于蓝」阶段,今天老三届校博早已是「而胜于蓝」阶段,我倚老卖老当正我是九()班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指定九()班陶萌萌、伍显原、陈家基、陈紫芝第一批缴交作业,当年有师生同堂写作文的规例,我先交:

蜂飞校博台,诸子勤浇红紫卉;

    水漫金山寺,许仙独爱白青蛇。

    供几位参考,盼望各位更有创意;当然欢迎其他博友踊跃应联,共商诗是,互动提高。

    写毕,尚有余兴,特撰一绝以志:

    耳际犹闻木铎声

    情缘九二意难平

    学宫桃李花先发

百鸟争鸣校博荣

 

                                          张恭名写于8月中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