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鞋子·爸爸之2:解放鞋,海陆空与中筒水鞋  

2015-06-09 01:15:22|  分类: 父亲以及儿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父亲节献给我的父亲!

(二)
解放鞋
        上了中学,我照样是赤脚大仙。上中学不久就是学雷锋运动,一时间,以艰苦朴素为荣,不光是同学,连一些年轻老师也加入了赤脚大仙的行列。
        只有到了冬天,我才会穿鞋子。那时候,穿的是父亲工厂发放的劳保鞋解放鞋。
        刚上中学时,我父亲已经在“大跃进”的洪流中“下放“到广州钢铁厂的运输科工作,前面几年父亲在运输车间当安全员,这个工作不废鞋子,他就领最小号的鞋子给我穿。这样的情况延续了好几年。
        1968年,在上山下乡的潮流中,我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广州,来到雷州半岛的国营五一农场。
        那一年,我十九岁,这是文革后期年轻人找不到方向之时,凭着一股热情,自以为是到广阔的天地“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全然不知道这一去对自己对家庭意味着什么。出发这一天早上,我还不要家人送行。实际上家里也没有谁可以为我送行:爸爸一早要赶到白鹤洞的广州钢铁厂上班,妈妈长期身体不好躺在床上,姐姐已经先我两天到中山插队去了。
        临行前一晚,父亲伴我收拾行李。他默默地往我的箱子里放了一双新的解放鞋。
        文革中父亲被从车间安全员的位置上赶下来当“古里·”(搬运工),四十多岁还和年轻人一样天天以大竹升把物件抬上抬下。解放鞋是工厂的劳保用品。父亲知道我们年轻人喜欢旧军装和解放鞋,就特意向工厂领了一双适合我的脚的号码的鞋子给我。
        “到了那里,不要再整天打赤脚,要穿鞋,鞋子坏了告诉我,我给你领新的。”这是爸爸给我的叮咛。
        我和爸爸之间一直都很少有什么交流,对于他的叮咛,我觉得是多此一举,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口头上答应着,压根也没有往心里放。

(原创)鞋子·爸爸之2:解放鞋,海陆空与中筒水鞋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海陆空
        到了徐闻地,我们很快就发现,这解放鞋并不十分实用。徐闻地山林多,野地里各种刺多,解放鞋的橡胶底根本就挡不住这些刺的穿透力,上山砍荒三头两天脚底就被扎。
        更重要的是徐闻地的红土粘性特别强,一到下雨天,鞋底粘了一层厚厚的红粘土,不知有多少斤重。任你鞋带绑多紧,鞋子根本就穿不住。往往是,拔脚往前走,脚跨出去了,鞋子还粘在地上,搞得我们狼狈不堪。
        看看老工人,穿的都是一种俗称“海陆空”的以废旧汽车轮胎制成的凉鞋(参见下图,图文无关)。至于这种鞋子为何被叫做“海陆空”,可能是因为它不怕水所以叫海军,不怕刺叫陆军,至于空军是什么,没有人能够解释,大概是一头一尾是空的吧。
        这种鞋子十分实用和耐用。于是我们知青纷纷仿效,从每月20元钱的工资里面拿出十元钱买“海陆空”。当时我把这一新闻写信告诉了爸爸,告诉他以后不用给我寄解放鞋了。
        “以后你就是海陆空三军战士了,自己保重!”爸爸回信叮嘱我。
        在我的记忆中,爸爸一直是个很严肃的人,从来都是不苟言笑,这大概是因为家庭负担和政治运动的压力造成的,这回他以轻松的口吻给我的叮嘱,确实是破天荒第一回。

(原创)鞋子·爸爸之2:解放鞋,海陆空与中筒水鞋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中筒水鞋
        下乡第二年,我当上了割胶工。割胶工一般每天凌晨三点左右就要上山割胶,因为太阳一出,橡胶树的胶乳就会慢慢停止流出。
        因为凌晨橡胶林里雾水大,海陆空也不顶用,长期被雾水浸泡会烂脚,而且林段里有蛇有蝎子和毒蜘蛛,因此割胶工每人可以领一双短筒的雨靴(粤语称水鞋)作为割胶工的工作鞋。
(原创)鞋子·爸爸之2:解放鞋,海陆空与中筒水鞋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我那时候看看生产队的割胶辅导员穿的是中筒的水鞋,很是羡慕。但普通的割胶工只能领短筒的。
        我想起了爸爸,于是写信问问爸爸工厂里有没有发中筒的水鞋。
        没有过多久,我就收到爸爸寄来的包裹,拆开一看,果然是黑漆漆亮光光的39码中筒水鞋。
        过了好多年,我才知道,钢铁厂的水鞋不是一般能够领的劳保用品。车间里有个可以领水鞋的工人师傅,家里儿女多,需要几双解放鞋,爸爸就用了好几双解放鞋和他换。
        当我十年后回到广州上大学,从妈妈的口中知道了换鞋的事情,心里非常内疚。
        为了不懂事的儿子,爸爸宁愿自己穿着破旧的鞋子,每天一步一步移动艰难的脚步上货卸货。装卸工沉重的脚步,脚下稍有闪失,就会出事故,而他为了儿子,脚上竟然穿着破旧的鞋子......
        时至今日,我的脑海中还时不时会浮现出广州的装卸工人的形象:他们赤着膊,几个人搭档,用大竹升抬着沉重的货物,在板桥上走,口中喊着号子:“嘿呀嗬,鬼叫你穷啊,顶硬上......”他们同心协力,脚步一致......在众多的解放鞋中,有一双鞋子特别破旧,那就是我爸爸穿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