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峥嵘岁月曾记否26:印章“得失”记  

2017-02-16 20:41:00|  分类: 蹉跎岁月曾记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刚刚上初中。有一天我家里多了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妈妈告诉我,这是我的在北京教书的外公,因为脚不方便,需要人照顾,便到广州和我们一起生活。

外公的到来,很快就让我这个有点小聪明但很贪玩的小鬼过剩的精力找到了出口。每天下课回到家,我自觉地为外公捶脚,外公便和我天南地北古今中外地聊天。外公出身于梅县的一个名门望族,虽然他只有高中的文化,却因为有很高的古文修养和德语水平,中学一毕业就被留校当老师。他的古文,诗词,书法和篆刻都具有相当的水平。

他身体恢复的好一些以后,便在家里开始刻印章。于是我也就在一旁看和学习。

我最初刻的是石头印章,用的是质地很软的石头,刻的时候往往会用力过度用刀过了头,不知道多少次刻坏了,也不知道多少次在磨刀石上磨平了再重刻。经过不知道多少次的练习,我对刀法力度的掌握有了点谱,雕刻的材料也扩大到塑料,木头,记得还刻过象牙。各种材料各种字体的个人印章刻了应该不下十枚。

这当中包括了一枚牛角印章,上面的是篆书“陈家基章”。当年我名字中的“家”还带偏旁“马”(78年回城读大学迁户口我才把偏旁“马”去掉)。这枚印章是我五十多年前的比较满意的作品,也是至今硕果仅存的一枚。

印章“得失”记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说起这枚印章,它的两次失而复得颇有传奇色彩。

文革中动荡,然后是下乡,我的许多物品丢失,所有印章,包括文革前和文革中所刻的雷锋头像,毛主席头像的纪念印都荡然无存。

时间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地点在广东省雷州半岛的五一农场。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不同生产队校友场友对我说,他那里有一枚我的印章。我要回来一看,没有错,是我的牛角印章。至于这印章怎么会到了他手里,他为什么把这个不属于他个人的物品千里迢迢从广州带到农场,有为何过了这么多年才告诉我,这些问题我没有问。重要的是,印章失而复得了。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这枚物归原主的印章随我回到广州。

在读大学期间,每当我买了新的词典工具书,我都会在书上盖上这枚我唯一的印章。

印章“得失”记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印章“得失”记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印章“得失”记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印章“得失”记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1994年,我离开中国来到南非。四年以后,我太太和儿子也到南非来了。我没有回去处理家中的物品,只知道有些东西寄放在亲戚家里,有部分物品(工具书和刊登我翻译作品的书报杂志)在托运来南非途中丢失。

以后我没有再见过这枚印章,我已经当它已经随同那些寄丢的书报一起永远离开了我。

2016年底,我因公出差回国,在珠海的亲戚家住了几天。期间我翻看了一些以前寄放的物品。在一个小纸盒里,我看到了一个小圆透明塑料盒,就是上世纪流行的照相机胶卷盒,里面隐约是一枚牛角印章。

印章“得失”记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我打开一看,果然是那枚我早就以为丢失了的印章,同时还有一枚团徽(应该是我从农场考上大学时办理超龄退团手续留下的纪念品)。

印章“得失”记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印章“得失”记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就这样,这枚印章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从广州到雷州半岛,再回到广州,最后再漂洋过海到了非洲。两次失踪,但最终还是跨越了时空,回到了我的手中!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