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说说口译工作者的艰难(4)  

2010-08-16 11:17:03|  分类: 翻译与翻译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说说口译工作者的艰难(4) - 六一儿童 - 陈家基《译海拾蚌》
 

4. 要忍饥受饿

       会议会谈完了,吃饭的时候,口译还不能闲着。往往在饭桌上还有许多的讨论。且不说介绍菜名和饮食文化,这是译员所必须做的,许多时候,双方会借吃饭时拉家常、联络感情。

比如中方主人讲了话,译员得翻译,刚才讲话的人可以吃菜,等着翻译和回答。而等到译员翻译完,外方作答,译员只能在外方讲话时往嘴里塞点东西,还不能多(满嘴食物讲话是不可以的),然后译员又得翻译。周而复始,大家吃饱了,喝足了,译员常常还没有半饱。这样的情况是家常便饭。

在南非,如果南非方招待吃饭,午餐往往是手指餐(finger lunch),摆在大盘里的各种点心和烤肉串等,个人自取放到小盘子里吃。国内的人往往不太习惯。我会当仁不让地带头去拿食物,告诉大家如何去取,如何用手指拿着吃。等到后面的人拿到食物,我已经狼吞虎咽地吃个半饱。

在国内,遇到正式的晚宴,中方一般都有翻译,我会事前和中方的翻译说好,饭桌上由他/她来主翻,让我好好吃点东西。可能我的面子大,国内翻译同行一般都会配合。但年轻的口译译员就不要学我,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因为“天将降大任”于你,现在是考验你,饿你的体肤。

  评论这张
 
阅读(139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