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海拾蚌

曾在浩瀚的译海中漫游,也曾在延绵的译滩漫步。偶尔拾得一些蚌壳,在此呈现给大家。

 
 
 

日志

 
 

(原创)养鸡——我的鸡缘之二  

2012-11-03 11:45:23|  分类: 真实面目示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养鸡——我的鸡缘之二 - 六一儿童 - 译海拾蚌
 
中学的六、七、八三个年级是关永强老师当我的班主任。
关老师组织课外活动培养同学的其他方面的能力很有办法。
记得关老师给六(2)班的课外活动的题目是饲养场,场地就是科学楼后面与民居之间的一排小棚屋。我们在关老师的带领下,把棚屋清理干净,到木工房做好笼子和门窗,买来鸡苗(后来发展到养葵鼠、兔子等)。
我被任命为养鸡场场长。我把参加饲养组的同学分工,每天都有专人负责喂养和清洁。
下午下课后,就会有女同学到学校食堂要点菜头菜尾,切碎了喂给鸡吃。更有一些爱鸡心切的女同学,硬是从不多的午饭里省下一两口带回来喂给鸡宝宝。
即使是下课十分钟,也有轮值的饲养员跑到养鸡场去看看。天气凉了,及时给鸡窝铺上草保暖。
那一年冬天,有一天早上,我们发现一只小鸡病了,拉白屎,不吃东西。这可急坏了大家。有同学马上到校医室要消炎药,几个同学夹手夹脚,掰开小鸡的嘴巴,把药灌下去。
这时候,上课的预备铃响了。天寒地冻,小鸡在鶏舍里面能够熬得过吗?我不放心。没有多想,我双手捧着小鸡,放到我的抽屉里。
这天是一节公开课,由华师到省实教育实习的老师上课,课室后面还坐着许多实习老师和省实的老师。同学们都格外认真听课。
惦记着小鸡,我听课时心不在焉,会时不时伸手进抽屉摸一摸。
或许是吃了药的缘故,在相对温暖的抽屉里,小鸡活动起来了,并开始发出“唧唧”的叫声。声音虽然很弱,但在安静的教室里,这声音格外不协调,格外刺耳。
老师停住了口,侧耳倾听。
我的心悬到了嗓子上。那些知情的同学偷偷向我投来了关注的目光。幸而,小鸡停止了叫声。讲课的老师以为是听错了,便恢复了讲课。
没过一会儿,那只受到呵护款待的小鸡竟然不合时宜地又“唧唧”地叫了起来,而且越叫越大声。
这次无法再隐瞒了。老师来到我的身边。
我只好硬着头皮,从抽屉里把小鸡捧出来。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后面如何收的场,我已经毫无印象了。隐约记得我没有受到严厉批评或处分。
记得那位身材比较高大的老师,普通话讲得不是很好,可能是农村来的大学生。或许他动了恻隐之心?谢天谢地!
转眼间,学期末到了。我们养的鸡也长大了,长胖了,其中就包括我放在书桌抽屉里救活的小鸡。
关老师和班委会决定,在学期结束的那天晚上,全班举行一次“群鸡宴”。关老师把家里的食油拿来,一些同学从家里拿来锅碗瓢盆。这时候,那些平时在家里帮妈妈炒菜做饭的女同学大显身手。很快,一盘盘香喷喷的鸡就做好了。全班同学大快朵颐,美美地吃了一顿。
看到mm 的文章里提到萧殷养鹅和28勾不吃牛肉的故事,说到杀鹅时萧殷的依依不舍,以及28勾捧着大崩的肉跪倒在地呼天抢地哭喊的情景,我绞尽脑汁也回想不起当时对于自己亲手养大的鸡有什么依依不舍。说真的,我只记得那天的菜,味道是相当的香!
噢,吃自己养大的鸡,真香!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